•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先生陈铁生

2019/12/28 08:20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游历 浏览:4136

  • 本文导读:要是还健在,先生陈铁生今年已是100岁了。陈铁生先生去世时,就想为他写篇文章,但十几年过去了还没有落笔,因为面对先生那样的艺术高度,心中一直没有把握。
  • 3

孙平

要是还健在,先生陈铁生今年已是100岁了。陈铁生先生去世时,就想为他写篇文章,但十几年过去了还没有落笔,因为面对先生那样的艺术高度,心中一直没有把握。

上世纪九十年代间,因对文学喜爱,我常常去温州买书、拜访老师,其中诗人吕人俊家去得比较多。一天,我谈起想学书法,他当场答应介绍陈铁生先生。不过他又说:他这个人性格很怪的,不知能否答应你的要求。其实我并不知道陈铁生这个名字,后来回乐清一打听,都说他的书法在温州是顶尖的。

陈铁生先生住在吕浦塘河河滨公园边的迎春楼三楼西边。1996年夏日的一天,吕老师带我到陈先生家。只有四五十平方米的长间,南北朝向,前间是书房——“余晖阁”,二个宽一米左右的旧书柜,书柜上摆着书法、诗词等书籍。在书与书之间的空隙处,插着好多卷好的小宣纸。书房与床是一个间,床铺在北面。陈先生心中的大世界,就只装在这个令人窒息的小空间里。吕老师简要介绍后,我表达了学书法的意愿。先生草草地打量了我一下,就同意了。吕老师提示我,以后叫他“陈先生”。

拜师仪式非常简单,请诗人马骅、吕人俊,摄影家孙毅诸老先生及我的好友在温州聚了一下,当场向陈先生行了三鞠躬礼。随后,孙毅先生为我们师徒拍了纪念影集。先生也高兴,为我写了两幅字:“我道往东移与”“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寄予我莫大的希望。先生拿了几个贴,我说喜欢黄山谷的字,就开始学《范滂传》。

起先,我至少每月两次到温州向他请教。先生说:小孩应教他临摹,大人要给他讲道理。他对我习作认真细致,每个笔划都悉心讲解,有时还用尺子量。因我单位工作忙,应酬多,又常常写些文章,学习就有些松懈了,为此,他常常严厉地批评我。但过了一会儿,他会转变口气说:我口袋里有很多好东西(指书法技艺),你不拿,就得不到。

在二十世纪前后,我在温州党校读了五年多时间,因经常住校,使我有更多的机会得到陈老的指教。晚年的先生就像小孩一样,喜欢吃水饺、馄饨,说番薯好,容易消化。先生经常留我在他家吃饭,保姆阿芳厨艺还好,特别是她的炒豆角。先生知道我喜欢喝酒,总要陪一小杯白酒。

先生勤奋,晚年还订有杂志,经常读帖。一天他打开《中国书法》杂志给我看:这个人的字写得好吧?我问是谁的字,他说不知道,一定是民间的,没有名气。

先生很节约,即使边角纸,也不随便丢弃。平时记录的诗词、对联、电话等等,都用一边有印刷字的书纸背面,裁成书签样大小备用。

先生谦虚,我问他书艺与弘一法师比如何,他说,不如他的静。一天,我问先生有自己的书法集吗?他说没有,自己的水平还不足以出书。我就说,书法放在你家里是你自己的,出书后就是大家的了,您的书法应当传授给更多的人。听了我的话后,他沉默了。了解到先生家经济状况不好,我们就去筹资。后来,在众师兄帮助下,于1999年3月出版了《陈铁生书法集》,并由时任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席沈鹏为该书扉页题字。先生高兴,在此书中告诫我们:“学艺有入室与遥承两种。入室易,而难得机遇,自身发奋,耳染目睹,时得师之指拨,进境快,可省十年之精力。”

先生评判书法独特。自己坐得远远的,只要看作者运笔,就知道他的书法功底了,上前一看果然如此。培养了袁纲平(石冷)、陈国光等书画家,先生还到老年大学讲课,写有数万字的讲稿。但他的学生不多。

先生重情。并不像外界说的脾气古怪难以交流,是真性情中人。他从未向我们要什么。我每年都没有交学费,只是逢年过节时,才给他一些小礼物。过年了,我去拜访他,他总是用自己的小楷给我回礼。我拿了一张,他总是说,多拿几张!我拿米南宫的《梅花诗》书贴给他看,后来他写了很长的读后感,成了弥足珍贵的藏品。当我知道他没有装空调,就买了个电风扇,他非常高兴,为我写了一幅字,说必须收下!

先生博学多才,书艺高超。先生集书法、篆刻、诗词于一身。中年从江阴王慰祖(江苏无锡人,浙江候补知府,师从书宗清同治、光绪两代帝师之书法大师翁同龢)学书法,因得宫廷书法之真传,才使先生能破解历代名家笔法之奥秘,在创作时,自能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无论大字小字都雄浑沉着、力透纸背、四梢通达、万马奔腾、意气风发,又兼顾南北,傲视群雄,自成面目,令人百读不厌。他的书法作品曾多次入选国家级书法展览与书籍中,曾多次获奖;还为全国许多名胜古迹及博物馆题字,并流传至日本、新加坡、菲律宾、巴西等国家。先后出版了《陈铁生书法集》(两本同名),《陈铁生小楷精选集》。先生还精通文、史、哲,诗词等,其诗作思想深邃、想象奇特、语言清丽,出版有《余晖阁诗存》。

先生陈铁生1919年出生于温州,1941年起在温州地政部门工作,新中国建立之初曾居宁波。由于时政原因,身处困厄,失业回温,十年后才使平反昭雪。后来一直以刻印为生,养家糊口,因儿女众多,生活极其艰苦。先生虽然一生命运多舛、历经磨难,却安贫乐道。一生“拥书自乐,抱道不孤”,不断丰富和提升了自己的人生价值。

2004年上半年的一天,先生看了我所学的字后,竟然笑了起来,说:你的字学得像黄山谷了。保姆阿芳在边上说,这是表扬你,陈先生很少表扬人的。我听后对自己的学习开始充满了信心,学了七八年,终于有点小成绩了。就想放弃文学,下决心专门攻书法。

稻黄一夜,人老一年。从2004年开始,先生经常说自己头疼,无兴趣讲话了,身体疲惫的样子,还经常住院。2005年1月2日上午,先生不幸逝世,享年87岁。他的书籍及我拜师的影集,也都保存在浙江文研究史馆。从此后,没有了先生的指导,就像断了线的风筝。我虽然反复地研读先生的书法论著,而一些问题却无法理解。曾在好长一段时间里,梦见先生在指导,而醒来才知是场梦,不禁潸然泪下,只恨自己不争气,愧对先生。

然而先生陈铁生是难以逾越的高度,陈铁生先生是不朽的。既有高人相助,又有少有的才气,六十多年不懈的艺术追求,才使他俨然成为书法大家。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