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尼泊尔散记

2019/08/21 08:14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3500

洪伟光

尼泊尔回来一个多月了,旅程中的一些细节已慢慢淡忘。最近翻看旅友用手机发来的“美篇”时,其中靓丽的照片,优美的音乐,让我的思绪又飞向了喜马拉雅山南麓那片古老而又神秘的土地上……

5月下旬,我们一行32人从温州登机,转道昆明,昊天万里,云海茫茫,飞往尼泊尔。

我们刚走出加德满都首都机场,两个肤色黝黑的尼泊尔小伙子,举着迎客牌,带着两名身着黄绿彩裙,手、脖套挂多重金色链圈的美丽姑娘迎了上来,领我们上了旅游大巴。其中一中文名叫“小龙”的小伙子,自我介绍是这次行程的“地接”导游,他讲着并不流畅的中文,满脸堆笑,断断续续地介绍着来尼旅游中一些必知的条规。另一小伙子端着一箱纯净水,分发给我们,两位姑娘从一箱中,取出一个个金黄色的用鲜花圈成的花环,恭恭敬敬地挂在我们每位旅客的脖子上,眼睛纯情如水,面带微笑,不停地用生硬的中文“您好”打着招呼。

导游“小龙”用中文音译了“您好”的尼文发声——“那玛斯特”,刚一听到这四字的中文谐音,有点让人难以接受,以至于在以后的几天旅程中,碰到和善憨厚的尼泊尔人,不管他们懂不懂,我还是用中文“您好”打招呼。

看着热情、纯朴的尼泊尔导游和姑娘那灿烂的笑脸,我们宛如是分别多年的朋友重逢,相对欢笑拍照,在异国他乡一股浓浓的暖意涌上心头。对尼泊尔人来说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中国和尼泊尔过去有长期文化交流的历史,尼泊尔于1791年曾向清政府称臣内附。尼泊尔工程师曾到中国来建筑宫殿。据说,我们吃的菠菜是尼泊尔移植过来的。

在水一方

尼泊尔没有铁路,没有高速公路。我们从加德满都坐大巴去最南端的奇特旺国家森林公园,走的是一条狭窄、崎岖、弯曲的盘山公路。车子时而在高山顶的云雾间盘旋,忽然间又落在峡谷底湍急的河流边蛇行,让人随时有处在惊险中旅行的刺激。

原本两地只有170多公里行程,如果在我们祖国四通八达的高速公路上行驶,不用两个小时就可到达,可在尼泊尔,一路颠簸,堵车,竟然用了7个多小时才到目的地。

奇特旺国家森林公园,是亚洲最好的自然保护区,原始森林中有许多种野生珍稀动物,像独角大犀牛、孟加拉虎及不同品种的鹿、熊、豹、野猪、鳄鱼等等,还有350多种鸟类。

果然,我们骑大象在原始森林中探险穿越时,在密林深处的一片自然水域中看见了独角犀牛。我们没有遇见孟加拉虎,但我们骑坐的大象却遇了险。

那天上午,我们一组四人骑坐大象,慢悠悠地穿过一片又一片密林,看着浓荫遮地的古树,口中哼着“林中的小路有多长……”来到山沟一低洼处,大象突然吼叫了一声,我低头一看,吓得心惊肉跳,原来大象的一只脚正踩在草丛中一条约象鼻子粗细的蟒蛇尾巴上,大蟒蛇在草丛中翻滚。骑在象脖处的驾象师见状,连忙用手中的木棒,在象耳根处轻打了一下。大象抬脚一声吼,迅速用象鼻左右开弓,不停地横扫草地,打得杂草枯叶乱飞,蟒蛇忽悠悠地游走了。

奇特旺森林中,有一条叫娜普娣的河,河两岸是茂密的原始森林,水边枝影横斜,水草丛生,河不算宽,但绵延漫长。结束坐大象森林探险后,我们去坐独木舟漂游娜普娣河,“享受”一次“原始人”水中探险之旅。

独木舟轻而细长,我们轻手轻脚,坐在舟中一块木板上。舟沿离水不到十厘米,稍有点外力作用,就可能翻舟。随着船夫竹篙一点,小舟晃悠悠离了岸,这时导游在岸上说:“注意看水中鳄鱼。”我一听鳄鱼两字,看多了电视中非洲大草原鳄鱼抢吃过河动物的悲壮场景,心里不由得惶恐起来,颤抖抖地拿出包中的雨伞,紧握手中,傻乎乎地想:万一……也可用伞抵挡一下。舟上的几人静坐无声,不知他们在想什么。随着独木舟缓缓地飘动,河两岸旖旎的风光直逼眼球,我无心欣赏,天生胆小,眼睛直瞪着水面,一动不动,连呼吸也不自在了。

独木舟在微波中前行,划近河中一沙洲时,船夫的竹篙在草丛中点了一下,无意中惊醒了睡在草丛中一条将近两米长的鳄鱼,“刷”的一声窜出水草丛,溅起一团浪花,从我们舟旁不远处游走了,后面木舟上的旅友情不自禁得“哇”了一声,“好大!”我惊出一身冷汗,心跳不止,暗自默念:还好,大概鳄鱼此刻肚中还有粮,否则谁知道会不会撞翻独木舟,把我们当“美食”呢?毕竟动物饿了也是饥不择食的。

娜普娣河穿过森林,来到奇特旺丛林度假村不远的一小镇旁。漂流后,我们从度假村走路出发去小镇边河畔观赏日落美景。

我们走的是一条荒草萋萋,从未开发的河岸,沿途只见浅水处芦苇在晚风中摇曳,不时有黄绿色水鸟嘀嘀叫着掠岸飞,不远处的河中沙洲上几只白鹭在追逐,岸边茅屋前几头黄牛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打盹,平静的河面上,一条尖长的独木舟摇荡在水中央,舟上坐着几位红衣绿裙的姑娘,头上的彩色纱巾在晚风中飘舞,船夫的竹篙点破了夕阳下闪着金光的河面,晚霞中远山含金,森林披彩,周围是如此恬静、自然、真实。

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一幅原始的田园山水画,旅友们忘情地高喊“太美了!”纷纷拿出手机、相机抢拍了这宁静迷丽的景色。眼前的美景,把我林中遇蟒蛇,鳄鱼舟旁过的惶恐、紧张心理缓解了。一旅友大概是触景生情,轻轻地吟诵了一句古诗“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确实,厌烦了水泥堆砌住房的城里人出来旅游,想看的就是这种原始的景色,羡慕的就是这种原生态的生活,在这静谧的原始环境中,释放一下心中的浮躁,回味一下逝去的往事,还是挺惬意的。然而,真让过上舒心日子的我们,留在这里过这种无现代化设备,走泥泞路,坐独木舟,与当地原住民一起在阴暗潮湿的茅屋中吃“手抓饭”的生活,还会有兴趣去追寻那飘渺的“伊人”?

神奇的习俗

在尼泊尔有一道匪夷所思的风景,无论在首都加德满都商铺密布,人头攒动的繁华大街上,还是被称为异域风情浓郁的博卡拉霓虹灯下,以及奇特旺乡下狭窄的村巷中,总可见到单头或三五成群的黄牛在悠闲漫步,它们无拘无束,想睡就睡,想走就走,想吃就吃。在城市中,它们可以随意品尝菜贩摊上的蔬菜水果,饿了会站在店门口乞讨。在乡下大摇大摆地走入田间,大口大口地吃着已成熟的农作物,谁也不敢惊扰它们。

我们那天正走在巴德岗杜巴广场边的一条街上,忽见从旁边小巷中走出两头黄牛,慢悠悠地走到街中央,在我们面前突然卧倒在地。当时街上行人之多,车辆之多,喇叭声声,它们全然不顾,视人类如草芥,我行我素,躺在地上,眯着眼睛,用尾巴拍打着苍蝇,嘴巴不停地嚼动(反刍)着。于是车辆转弯,行人避让。旅友“姚姐夫”见状,觉得有趣,用手机拍下了这一幕。

我也在博卡拉的街上、奇特旺乡下小巷中用手机拍了几张黄牛昂首阔步唯我独尊的“牛照”,还有一张是在加德满都人流挤挤挨挨的繁华大街上拍的。当时我眼见一位穿大红长裙的妇人,当街招手唤牛到身边,取出口袋中的不知什么“美食”喂它。在加德满都水很珍贵,一般取水要排长队,那妇人不知从哪里提了一桶水,拿出一把刷子,就在街边替牛刷洗皮毛,大概是牛给伺候舒服了,当着该女人来了一泡屎,送她一顶冒着热气的“毡帽”当回报。边上一老妇,像是等着似的,马上拿铲子,把牛屎铲走了。

我询问了导游小龙,他说黄牛在尼泊尔视为神兽。国家法律规定,杀死黄牛要判刑。黄牛年老体弱,难以自主觅食时,就会被人送入国兽养老院,颐养天年,老死后还会厚葬。

导游说,如今城市建设需要扩大了区域面积,草地少了,城中牛也少了。

除“神牛”外,在尼泊尔城市中,还有一道啼笑皆非的风景,那就是大街小巷,店铺门口,随处可见那慵懒躺着的狗,很少看到站着或是发声的狗,它们总是深深地睡着,不被外界的嘈杂打扰,偶尔有人不小心惊醒它们,也只是漫不经心地眯一下眼,然后继续做美梦。肚子饿了,起来伸个懒腰,摇起尾巴,憨态可掬地向主人乞食。尼泊尔几乎家家养狗。听导游说,尼泊尔的狗也是不准虐杀的。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习俗也不相同。尼泊尔对黄牛、狗如此宽容,真是它们的福气了。有路人调侃说,来世到尼泊尔当头黄牛也是不错的选择。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