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有一滴泪不该流

2019/08/14 07:26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王一川 浏览:1005

杨常对

《烈火英雄》无疑将成为2019年电影的眼泪承包商。

这部改编自鲍尔吉·原野报告文学作品《最深的水是泪水》,以2010年大连“7·16输油管道爆炸事故”中消防员英勇救火事迹为故事原型的电影,泪点实在太多。在影片一开场江立伟因失误导致战友牺牲而躲在墙角啜泣的时候,在江立伟被儿子质问“是否真的害死了人”的时候,在郑志为了救战友被燃烧的电线杆砸中活活烧死的时候,在逃命的老人为了治疗素不相识的孩子的哮喘病而放弃逃生的时候,在特勤一中队全体消防战士给家人留一段话的时候,在杨紫扮演的王璐得知爱人牺牲想哭又压抑着的时候……每一处都催人泪下,简直可以从头哭到尾。

然而,在这些感动的泪中,有一滴泪不该流,那是一滴为江立伟的不平遭遇而委屈乃至愤懑的泪。在影片中,江立伟在一定程度上被塑造成了“赎罪英雄”。

火场英勇救人的消防特勤一中队队长江立伟,由于判断失误,导致一名新兵在检查已被扑灭的火场时被二次爆炸炸死,从影片一开场就被贴上了“害死战友”的标签。于是,他被撤职,被原来的战友无视,被身边的人笑话。当他参加儿子的学校运动会时,边上的孩子毫不客气地当面讽刺他儿子说,“你爸爸算什么,害死了人,老师还不让我们说”。如果说童言无忌,大人的行为才真正叫人心寒。当江立伟儿子恼羞成怒与那个孩子厮打在一起时,孩子的家长竟然不是去批评自己孩子,而是想都不想就对江立伟儿子挥拳相向。所以,当儿子质问江立伟是否真的“害死人”时,江立伟跪倒在地,欲哭无泪。

这些铺垫,让江立伟最后的牺牲更像是在“赎罪”。而问题是,江立伟救火是为了赎罪吗?一名消防员,会为了赎罪而去救火吗?

如果是这样想,用剧中总指挥的话来说,太不了解消防员了!事实上,无论曾经发生过什么,当国家和人民需要他们时,他们首先想到的是责任和守护,都会毫不犹豫冲上前。影片中,在熊熊烈火之前,三个月后就退伍、原本得过且过的老兵奋勇向前了,埋怨“妈妈就是要让我当兵”的新兵奋勇向前了,被人无视的东山中队也奋勇向前了。所以,作为消防战士在电影中的代表,把主角江立伟塑造成一个“赎罪英雄”,不但大大降低了消防战士不怕牺牲的英雄精神,甚至可以说,从某种意义上是对这种英雄精神的亵渎。

救一百个人、一千个人都不算救,只要曾经过失害死一个战友,就会成为一个难以洗刷的污点,成为一个甚至不得不用生命去自证的污点,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然而,这样的事,不是电影中才有,也不是现在才有,而是早已有之,比如著名抗日英雄张自忠将军的遭遇。

张自忠将军是我国抗战时期牺牲的最高将领,也是二战中同盟国牺牲的最高将领,而他的牺牲可以说是自杀式的。因为,当“七七事变”时,他曾出面与日本周旋,试图和平解决,从此被舆论冠以“汉奸”之名。1940年5月在枣宜会战中,他作为第五战区右翼兵团的总指挥,完全可以坐镇大本营指挥,却执意只身带着两个团孤军深入,最终被日军重重包围,壮烈牺牲。他弥留之际说:我力战而死,自问对国家、对民族、对长官,可告无愧,良心平安!这句话发人深省。

当然,有人说,江立伟的症状其实是明显的“创伤后应急障碍”,影片中就有心理评估建议他退役的情节。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是指,当一个人经历身边人或自身的重大伤亡等剧变后,会表现出恐惧、内疚、退缩、麻木等症状的一种精神障碍,严重的,甚至会出现滥用成瘾物质、攻击性行为、自伤或自杀行为等。这种精神障碍在军人、警察、消防战士等群体身上尤其常见。然而,创伤后应急障碍是自己对自己的过不去,而迫使英雄不得不赎罪,却是外界有意或无意的施压。

近年来,主旋律影片的人物塑造有了可喜的进步,从不食人间烟火的“完美型”走向了可能毛病不少的“瑕疵型”,《亮剑》的李云龙是最明显的代表。但是,“让英雄赎罪”的情节设置,或许真实,有其现实意义,但是过犹不及,未必是一种好的选择。

我宁愿江立伟身上有种种的性格缺陷,也不愿意他成为一个“赎罪英雄”,因为,如果真的懂得“哪里有岁月静好,只是有人为我们负重前行”,对于这些“负重的人”的无心之失,我们定会更加善待,更加包容。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