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金缮 温州茶人新风尚

2019/06/26 08:08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杨凡 浏览:3761

金缮工艺是个漫长的过程。
 
金缮的工具。

日前,平阳人鲍银松的家中又来了几位朋友,他们带着破碎的茶器,请他代为金缮。所谓金缮,是以生漆、瓦灰和金粉等材料,对陶瓷、紫砂等器具进行修缮。据说始于日本,根源依托于中国漆器制造工艺。

鲍银松有多年喝茶的习惯,养成了收藏茶器的嗜好。伴随着茶器藏品的增加和难免发生的破损,他学会了金缮。身边的亲友知悉后,不时会上门请求金缮。作为一名“以画养家”的职业画家,他没法腾出更多时间“玩”金缮,只好让亲友去找更加专业的金缮手艺人。

近年来,温州喝茶之风日益盛行,茶器的收藏和使用也日益讲究。精美而易碎的陶瓷茶器,长年累月的使用中,难免有磕碰。金缮手艺日益盛行,许多人像鲍银松一样,学起了金缮工艺。

恋上茶器,恋上金缮

北京马连道茶城是个茶江湖,江湖时有能人,“寻常茶事”老板老肖人称肖老爷,是马连道瓷器圈子中首屈一指的人物。时隔多年,鲍银松仍记得在肖老爷店里,第一次见到金缮作品的惊艳:细腻的白瓷茶碗上,蜿蜒着几道明快的金色线条,瓷器柔光与黄金光彩映衬,华美又端雅。仔细端详后可以发现,这是一只碎成几瓣的盖碗,金色线条就是碎裂的部位。喝茶之人都有几件心爱的茶器,这是在高温中使用的食物用器,破损之后无法采用化学品诸如胶水进行粘黏,而无毒无害的金缮,却可以完美地解决问题。鲍银松仿佛看到了一方新天地。几天后,他把历年积攒的破损茶盏全送去,请肖老爷帮忙修缮。多年的老友,肖老爷也不推托,只是笑着让他等。

金缮工艺是个漫长的过程。拿到一只破损的器物,首先要考量破损的程度,构思采取的手法。思路明晰后,把残损部位清理干净,用生漆、糯米粉等按一定配比调制成浆,把破碎的瓷片黏回原形,残缺部位则用生漆和瓦灰调和物填补。其间多次打磨、上漆,直至与器物原形契合得严丝合缝。修补成型后,置入固定的温度湿度空间进行阴干,再饰上金粉或贴上金箔。讲究的还要在饰金部位进行推光。除了手工上耗费的时日,生漆的几次干化,前前后后大概需要一两个月时间。

鲍银松眼巴巴地等了大半年,修缮完毕的茶盏才姗姗寄来。肖老爷的手艺从不叫人失望,这一批茶盏补得美轮美奂,其中一只黑色釉老茶盏尤为精巧。鲍银松高兴地把这只茶盏放在工作室使用,往来的访客见到后,纷纷赞叹金缮的神奇。朋友闲聊之间,说起眼下喝茶圈子里热门收藏的古代茶器。完整的古茶器,但凡品相过得去的,如今都是天价,但残损件却不贵。如果能收一批残损器进行金缮……

鲍银松对茶器炒作没兴趣,古代茶器的大雅大美之处,是现代手艺人极难达到的境界。但提笔之余,画案之上有一只漂亮的古代茶器可供玩赏,那是多幸福的事!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于是他向肖老爷说明了学习金缮的想法。

在肖老爷的悉心指导下,鲍银松开始试做。脱胎于中国传统漆艺的金缮工艺,重在挑战制作者的审美眼光和对线条的把控能力。自幼学习绘画的鲍银松,在这二者有其独到优势。他又抽空读了《遵生八笺》《髹饰录》等古籍中关于漆艺的章节,慢慢琢磨慢慢领悟,居然做得像模像样。

同是金缮人,相逢成相识

鲍银松把自己学习金缮的过程和作品发在微信朋友圈上,有一位名叫“四留堂”的微信号在朋友推荐下,申请加为好友。鲍银松习惯地先浏览一番对方的微信圈内容,竟有许多金缮作品和制作心得,相对于他的游戏之作,显得更专业、更老练。鲍银松通过好友验证,客客气气地搭讪起来。当天,二人在微信上聊天到半夜,还约定互访。

“四留堂”主人项坚是一位住在温州市区的设计师,同样爱喝茶的他,业余时间几乎都花在手艺活上:制作竹茶则,制作银茶匙,手工拉胚自行烧制茶壶……十多年前在师友的指点下,他曾试着用生漆修补古琴,还补过竹器、玉器。2012年前后,在妙果寺古玩市场,他看到一只康熙年间的青花茶盏,色彩明净,形制古朴,可惜的是有个小缺口。当时没多想就买了下来。回家之后,他越看越喜欢,对那个缺口也越发感到遗憾。手艺人多有求全求精的心态,如何修补这个缺口让他日思夜想。无意中,他从友人日本旅游照片上发现经过金缮的瓷器,就到处收集金缮的信息。

那时,“金缮”对中国民间而言还是完全陌生的话题。在没有老师的情况下,项坚一次次地试:生漆加石膏,黏性不够还会在高温下产生反应;生漆加鱼胶汁,质地太稠没法用……人们使用茶器,不仅直接冲泡高温的茶水,有时还放在消毒设备中进行高温消毒,金缮后的部位如果不够牢固,往往会掉落或变形。最后在古籍里,他得出了生漆加面粉的配方,确保了金缮的品质。一位久违的朋友听说了项坚的技艺,登门拜访,带来一包茶盏的碎片。这是一件龙泉出品的莲瓣盏,从碎片中仍然可以看出原物的精致。朋友提出金缮的请求,项坚咬咬牙接了下来,权当是磨炼自己的意志和技能。

修补这样的残破件,就像搭积木,完成好一步,才能接着往上搭。那些日子,项坚得空就坐在斗室之中,对着灯光粘碎瓷片。为了确保生漆的干化,他还特地安装了可以控制干湿度的专业荫房。修缮完成一部分,置入荫房晾干固化,然后再进行下一部分。那件莲瓣盏几乎花了他一整年的业余时间,完成之后,碎片之间金线错落,犹如在瓷器表面绘制成千瓣莲花。

项坚善治金缮的声名,就此在朋友圈中传开,时常有朋友带着熟人,拿着残缺的瓷器上门请求修缮。

学金缮之路,苦乐中求索

闹中取静的市区吕浦花园,有一家名叫席居的茶馆。老板拉拉对茶馆定位非常明晰:躲进小巷子,过“安静茶生活”,由此吸引了一大批热爱“安静茶生活”的群体:玩音乐的、爱读书的,能写能画的……席居风格静雅,一器一物都经过拉拉精心挑选。虽然往来多是得体的读书人,器皿的损耗率仍然非常高。拉拉为此头疼不已。

这一天,席居来了几位日本能剧艺人,邀请同道中人前来观剧品茶。经过朋友的介绍,项坚和鲍银松都应邀前往。席上,一位女茶客衣袖拂过,精致的茶碗应声落地,碎成数片。这是一套珍贵的全手工名家作品,毁一只则废全套。原本欢乐的气氛有点凝滞了。项坚适时地站了出来,随后带走席上打碎的茶碗,拉拉还追上来塞了一大批破损器皿。

几个月后,席居的茶会上,经过项坚金缮的茶器被茶友争相使用,而金缮理所当然成为热门话题。不少茶友把家中残损的茶器送到席居,托请拉拉交给项坚金缮,也有人提出学习金缮的想法。征求项坚意见后,拉拉在席居发出举办金缮培训班的招贴,她自己则成为第一批学员。

动手做金缮,拉拉才发现远比想象的难。上漆、打磨工序往往需要反复数十次,也反复考验手艺人的耐心与细心。上金的时机全靠感觉,生漆太干上金会脱落,太湿金粉会发黑,环境、天气都会产生影响。最纠结的是,接触生漆一段时间,大部分人都会产生过敏,无论是官方医院还是民间偏方,都没有特效药,只能等过敏症状自行消失……拉拉整整过敏了一个月,双手又痒又疼。虽然如此,看到残破的茶器重回茶席,仍是非常幸福的事。

事实上,拉拉更多感受到的,是金缮的深厚内涵。除了从字面理解的以金粉饰面之外,金缮还有许多手法:纯净的白瓷,缺口表面只用黑色生漆推光,黑白相彰,显得既古朴又时尚;俗称鳝鱼黄的黄色釉,用银粉比金粉更好看;红黑相间的犀皮工艺,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效果……金缮不是简单的修补,而是直面残缺,用心灵的审美和双手的劳动,进行二次创作。这是一门充满哲学意味的手艺。

这几年,金缮已然成为爱茶圈子的风尚。接下来,拉拉计划在席居举办一次主题茶会,邀请温州金缮高手齐聚席居,聊一聊金缮的得失与感受,说不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吝吝 文/摄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