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陈钝出访朝鲜记

2019/06/05 07:26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王一川 浏览:2774

倪宗连

陈钝(1387-1469),字斯钝,号寿斋,乐清县玉环乡竹岗寨(今属台州玉环楚门镇东西村)人,先祖系福建闽县宋先贤古灵先生陈襄。父亲陈参入赘玉环乡竹岗村戴氏。陈钝出身书香门第,业儒传家,祖父陈允升由贡生授温州永嘉教谕,外祖父戴元质以明经起家,为河南章德府迪功郎,由于家学渊源,幼承庭训,加上聪颖好学,少时即以才学闻于乡。正统元年(1436)中进士,步入仕途后,历任行人司右司副、吏部稽勋清吏司郎中和吏部文选司郎中等职,曾出使朝鲜、琉球和日本等国,是明朝一位杰出的外交家。

朝鲜历来被中国人看作中国东北部重要的“外藩”。明洪武元年,明朝与朝鲜确立宗藩关系。景泰三年(1452)六月,明代宗朱祁钰立自己的儿子朱见济为皇太子。按惯例,明朝册立皇太子,都派特使告知藩属国朝鲜。同年八月,明代宗遣时任稽勋郎中的陈钝、刑部湖广司郎中陈金为正使,行人司李宽、行人郭仲南为副使,携诏前往告谕。并赐各人金织罗衣一袭、钞五百贯。其中赐陈钝、陈金一品麒麟服。

出使朝鲜的交通距离,略去从北京城到鸭绿江这段路,单算从鸭绿江到朝鲜汉城的距离,据景泰元年出使朝鲜的翰林院侍讲倪谦《朝鲜纪事》记载:“凡历公馆二十八处,共一千一百七十里。”使臣经平安、黄海、京畿三道,从京师到汉城再折回,往往历时数月。“缘崖若鱼贯,屈曲劳攀跻。上合千尺松,下临万仞溪。藤梢射我眼,棘刺钩人衣。严寒冰雪深,十步九滑蹄”,在倪谦的访途诗文《陟高岭》中,可体会路途之艰辛。

当时,陈钝虽已是个66岁的老人,年老体衰,但还是不惧路途险恶,横渡鸭绿江,身历蛮荒之地,终于抵达朝鲜汉城,见到朝鲜国王,宣读了明代宗的圣旨,告谕立储之事,但这中间发生了一个插曲。

在陈钝到来之前,这年五月,朝鲜李弘暐即位为端宗。陈钝等人代表明廷,在朝方国门的接诏仪式上,要求端宗行“五拜三叩头”迎接诏敕。而端宗则以《藩国仪注》无“拜礼”为由,以“鞠躬”礼迎接明朝诏书。陈钝清楚自己是代表国家发声,便郑重向朝鲜礼官提出要求出示《藩国仪注》,以验其真伪。并问:“你的《仪注》是抄录本还是印刷本?”朝鲜礼官回答说:“是印本。”而端宗则命其都承旨姜孟卿、同知中枢院事金何向陈钝禀告:“高皇帝颁降的《藩国仪注》无此五拜叩头礼。”明朝使节再三看过《藩国仪注》后指出:“这本《藩国仪注》,是洪武三年所颁发,洪武十四年及永乐年间,已改定礼度,当依时制。”陈钝告诫朝方:“如今中国皆于迎诏亭行五拜叩头礼后,乃行。”很明显提醒对方,藩国行“五拜三叩头”迎诏,才示敬重宗主国之意。而朝方姜孟卿据理力争,以景泰元年倪谦与刑部给事中司马恂到朝鲜颁诏,世宗李祹行的就是“鞠躬”礼为由。最后,由于朝方固执己见,加上的确有行“鞠躬”礼的先例,陈钝等人只好默认端宗行“鞠躬”礼。

诏诰仪式上,双方发生的礼仪之争,这其实是两国政治文化的博弈,一方面反映出朝方强烈的国家自尊意识,另一方面也折射出自1449年明朝发生“土木堡之变”后,朝鲜对明朝廷的敬畏之心骤减。

纵然双方发生了迎诏礼仪之争,但朝鲜毕竟是明朝的藩属国,端宗并不想过分得罪宗主国。为了取悦使者,进而讨好明帝,端宗以黄金布帛等厚礼赠送陈钝等人。当时陈钝的一些随员很想收下来,陈钝非但自己一介不取,还要求其他人也不能收。端宗以为他是虚情假意推一番,于是再次进献,陈钝还是再次坚拒,并说道:“吾奉上命之来是邦,所以宣上德,岂以币帛为哉。”

陈钝还赋诗一首表明自己的心迹,《却朝鲜馈示诸陪臣》:“手捧丹书下玉台,寸心肯许惹尘埃。陪臣莫作寻常语,天使非关贿赂来。”掷地有声,做到了“不负孔圣使于四方,不辱君命之训”,充分表现了陈钝高标品格,也彰显了大国风范。陈钝以非凡的外交才华、出色的人品修养和出众的诗词文采征服了朝鲜君臣,使在场的朝鲜人既惊讶又钦佩,彼此相顾动色。这首诗中“天使非关贿赂来”之句也成了后人喜欢吟咏的名句。陈钝出使朝鲜,一方面加强了与朝鲜的政治联系,另一方面与朝鲜人民建立了深厚的友谊,促进了中朝的文化交流。

事实上,纵观明代出使朝鲜的使者,丧失国格人格的大有人在,唯有对比更显陈钝的清绝风骨。据朝鲜《李朝实录》记载:“时王以阴阳拘忌,屡退迎诏之日,辄行千金贿给诏使。两使皆贪墨无比,阳示怒意,要索货物,然后乃许之……鸿训,济南人;道寅,岭南人,贪墨无比。”陈钝的态度与天启初年出使朝鲜的刘鸿训、杨道寅之辈的所作所为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归国后,陈钝受到朝廷的嘉奖,调任吏部文选司郎中,这是个很有实权的部门,负责全国官员的考察选调工作,不知有多少人盯着这个肥差,但陈钝却一点也不贪恋权柄。或许厌倦了险恶横生的官场生活,或许从易位易储中看透了波谲云诡的政治风向,不久他就坚决向皇帝辞去官职,选择了归隐生活。陈钝还携家人从玉环竹冈迁居乐清南郭,为南郭陈氏始迁祖。而后来发生的政坛巨震也证明了陈钝高人一筹的智慧,正因为他的急流勇退,才避免了“夺门之变”后明英宗对景泰旧臣的报复性清算,得以全身而退,安度晚年。

闲居在家,陈钝亲自制定了严格的家训,要求子孙诗书传家,勤劳耕作,清廉自律。陈钝以后,南郭陈氏成为当地名门望族,科甲连绵,人才辈出,他的两个曾孙陈璋和陈亶先后高中进士,陈璋官至刑部左侍郎,陈亶官至监察御史,俱列显宦,且均有乃祖遗风,以正直清廉名于世。

陈钝专门著有出使朝鲜、琉球和日本诸国情况的《使游录》,记录出使途中咏怀之作、同僚友人赠诗及朝鲜臣僚送行诗等内容,另有《全归集》《孝思图》等,可惜均已散佚。玉环设厅建学宫后,陈钝入祀乡贤祠。《玉环厅志》有传。

陈钝的《却朝鲜馈示诸陪臣》这首诗还被乐清本土作曲家王志成谱曲,供人传唱,他的事迹也成了新时代廉政教育的典范。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1]19号 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