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只要加水车子就能跑?庞青年最新回应来了:不是光加水

2019/05/26 10:39 来源:钱江晚报/浙江24小时记者 詹丽华、涌金楼、中国新闻网 编辑:王一川 浏览:1960

几乎一夜之间,来自南阳的“高科技”项目水氢发动机火遍网络。


5月22日,一篇名为《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文章引发热议。

内容主要是宣传河南南阳市委书记张文深到氢能源汽车项目现场办公时,为氢能源汽车项目取得的最新成果点赞。

文章第一句就强调“水氢发动机在我市正式下线,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

不加油不充电,汽车加水就能行驶?这样神奇的功能遭到了外界大量质疑。

网友们纷纷表示自己当年的物理、化学都白学了。

青年氢燃料城市客车。据其集团公号

只加水如何能驱动燃料电池汽车?普通公众针对的是庞青年的“黑历史”,质疑其动机;业内人士针对的是技术本身的可行性和成熟度,质疑其真实性。庞青年和他的氢燃料汽车再次陷入群嘲。

回头再去看那篇官宣,其实透露了不少线索,比如庞青年与南阳市委的关系是不错的,因为那72辆氢能源客车的订单就来自南阳市委市政府,且在2018年年底就已经下了订单。

比如关于氢能源核心技术的出处。文章中称其核心技术“来源于美国弗罗里达州立大学工程学院,利用公司掌握的碳纳米管电极制作技术,从氢燃料电池核心零部件——膜电极的研发与生产,同时自行开发氢燃料电池堆和氢燃料电源系统。”

比如针对氢燃料的续航能力,这两天报道中普遍采用的是庞青年两年前的说法“轿车续航里程可达1000公里”。但官宣中采用了青年客车研究院院长陈新弟,对72辆专为南阳打造的氢燃料客车的续航能力的说法:装4个氢气瓶,续驶里程400多公里,如遇突发情况,整车自带电池可行驶60多公里。

从南阳当地电视台的视频新闻中看,南阳市委书记当天试乘的客车就是这72辆氢燃料客车的同款。

最新回应:不是光加水

面对这两天来铺天盖地的质疑,庞青年对外表示,由博士、博士生导师等组成的队伍从2006年开始对这一技术进行研发,目前尚未申请专利,技术保密,研发成本保密,后续可能申请专利,但加了水和料(催化剂)后,汽车能行驶300-500公里。庞青年称,对现有车辆进行改动,就可以从烧油的车变身为“烧水”的车。

昨晚7时,青年汽车集团又向记者发来最新回应:水氢燃料技术是与湖北工大联合研发,不是光加水,而是反应物在催化剂作用下与水反应实时制氢;奔驰新车就是将水转化为氢作燃料;目前正在进一步做车载水解制氢系统的可靠性和使用年限试验。

在早先的采访中,庞青年就曾说过,水氢能源的技术路径就是:让水变氢,氢变电。庞青年表示,这与早年“水变油”不同。

实际上,早在2017年8月,青年汽车集团就在公司总部发布了“全球首辆水氢燃料汽车”。庞青年当时宣称,“水氢燃料车的最大秘密,是一种特殊催化剂,在这种特殊催化剂的作用下才能将水转换成氢气。最终实现水氢燃料车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续航里程就能超过500公里,轿车可达1000公里的惊人表现。”

按照庞青年的说法,关键是催化剂。两年前的这个说法和今天他回应媒体时的说法基本一致。

制氢,不少人在实验室也见过,大规模工业化制氢目前也比较成熟。在中国知网输入“制氢”,显示搜索结果达上万条,所提及的方法也非常多,包括天然气(含石油脑、重油、炼厂气、焦炉气等)蒸汽转化制氢、焦炭和石油焦转化制氢、甲醇或氨裂解制氢、水电解制氢等等。

氢能源作为未来能源,问题是如何降低成本?一般的理解,如果是水氢燃料车的话,主要的成本在于制氢(包括特殊催化剂)。而其他方式制氢,当然还要考虑原材料成本。

但是,实验室里成功的东西不一定适合商业化,因为成本太高,如果研发出来的氢能源汽车消费者要花费一般燃油车数倍的价钱去购买,那当然就没人愿意掏钱了。

多年来,庞青年一直没说清楚水氢能源汽车的技术路径以及制氢的成本问题。从南阳有关部门的回应看,也要求庞青年合理解释技术路径问题。

庞青年。(新华社资料图)

新闻延伸

零成本将水转化成氢气?专家:行不通

庞青年宣称可以在特殊催化剂的作用下,实现“不加油,不充电,只加水”驱动汽车。然而这一“大发明”在业内专家看来却“行不通”。

目前氢气主要生产方式是化石燃料生产、水电解法生产和氯碱工业副产氢。其中,化石燃料制造氢气会排放大量的温室气体,水电解制氢不污染环境但生产成本高,因此当下主要以氯碱工业副制氢。未来,制氢的发展方向将是电解水制氢,终极目标是利用太阳能分解水制氢。

上海交通大学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内燃机研究所副教授管斌此前接受采访时称,所谓“水氢发动机”就是“氢燃料电池”。“氢燃料电池”是以氢气作为动力的,并不是说加水就可以行驶,还涉及到一系列物理化学反应。

“在线制氢不能只有水,还需要乙醇甲醇等含氢原子的物质参与,仅使用催化剂是不可能制出氢气的。”赛马资本新能源合伙人文建华向记者表示,目前水制氢的成本大约是50度电一公斤氢气,根本不是宣称的“几乎零成本”,经济角度上也划不来。

文建华说,由于能量守恒原理,制备氢气越多能量损耗越大,所谓水产生氢、氢生成水的“永动机”更不可能。

“一边制氢一边发电是不稳定的,如果在颠簸中出现漏气,就有爆炸的风险。”文建华说,“加上制备氢气的装置,体积和重量必然大于直接加氢的汽车,乘用车体积有限,基本不会考虑这种设计。”

 

庞青年被列为“老赖”

事实上,这不是青年汽车集团董事长庞青年的“氢能源汽车项目”首次面临质疑。

记者查询公开信息、公开报道等梳理发现,位于浙江金华的青年汽车集团早在2017年8月就对外宣称全球首辆水氢燃料车诞生,但遭到了全网打假。

工商信息系统显示,目前庞青年本人控股企业共26家,其中青年汽车集团等多家企业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企业,庞青年本人也已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以及被列为限制消费人员。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上,截至2019年5月23日,以“青年汽车”为关键词的民事案更是多达517件。

中国裁判文书网上以“青年汽车”为关键词搜索到的相关民事案件

对这事,你怎么看?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