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国内新闻

夜宿“大运河”

2019/04/12 07:38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王一川 浏览:6706

王乐天

1999年的1月中旬,新婚后的“蜜月”旅行,我和妻第一站选择了享有“天堂”美誉的杭州。当时住宿在杭州姨妈家,尽兴游览杭州后,决定启程前往苏州。姨妈向我们推荐了既经济又古老的苏杭水路游,这样的行程更显得浪漫而富有情趣。其实,我早已对这条人工开凿、具有1300多年历史的大运河垂涎已久,只是无缘一睹它的芳容。对近在咫尺的机会当然不能错过,而且更重要的是想领略一下当年柳永先生笔下“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的意境以及茅盾先生笔下的“运河一直如带”所描绘的动人景致,于是,就采纳了姨妈的建议。

由于是寒冬,船票并不紧张。下午四时半,在杭州武林门航运中心,我们登上一条老式、已有十几年航运史的客轮。客轮并不大,过了一条窄窄的通道,我们来到了将要入住的房间,狭窄的空间里共有四张床铺,上、下铺相对设置,中间仅仅摆放了一张小桌,可用来放置一些生活用品。当晚,房间只有我们两人入住,显得难有的清静。

出了房间,便是一个能容纳四五十人就餐的餐厅,内有小卖部,乘客可以在里面自由观看电视和随时点歌选唱音乐。晚餐后,我和妻子来到甲板上散步,想欣赏一下运河的景致。可是,我们却很难领略到名家笔下所描写的动人运河风景。除了船舷处粼粼波光以及浑浊的河水外,映入眼帘的就是两岸一片又一片的荒地和蹲在河埠头浣衣的妇女,与家乡的小河一样的平淡无奇,与文学作品意境中的景色大异其趣。

严冬寒气逼人加上旅途疲劳,不久,我们就回到房间休息。因为客轮上人来人往,比较混乱,为了安全起见,在妻子的再三要求下,我特意从工作人员那里又专门借来了一把大锁,将舱门上了双重锁。不久,我们便朦朦胧胧地进入了梦乡。

半夜时分,我突然被一声猛烈的撞击声所惊醒,急忙披衣起床,去看个究竟。此时,客轮的驾驶室早已被一群乘客围了个水泄不通,他们正在大声地与船长论理,要求予以合理的说法。一打听,方知由于客轮照明灯不亮,夜里又刮起了大雾,能见度明显降低,驾驶室里的几位船员晚上喝了点酒,乘兴将客轮开得很快,竟然迷迷糊糊地开进了一大片淤泥中。

由于客轮的螺旋桨都被卷入泥浆中,使轮船进退两难,根本无法前行,尽管经验丰富的船员们想尽了一切办法,但仍然无济于事。而在深夜时分,客轮始终无法联系上远在杭州的航运公司。这样,一批去苏州办事的乘客,明天上午要准时到达苏州的愿望已完全成为泡影,于是,他们向船长提出了强烈的抗议并要求予以经济赔偿。而船长则显得一脸无奈,只得满脸堆笑地一再赔礼道歉,并许诺尽快联系上公司,明早派驳船过来。

嘈杂的吵架声很快惊醒了全船的乘客。全体乘客都过来凑热闹,大家呆呆地站在空荡荡的甲板上、走廊中,无助地看着夜色中的大运河。最后,无可奈何的游客再也熬不住沉沉的睡意,只得带着满肚子的怨气,相继回到房间。

我和妻子也只能自认晦气,第二天原计划的苏州之行肯定要泡汤了。本想安排浪漫一点的“蜜月”之旅竟然被搞得如此扫兴。回到房间后,俩人和衣躺在床上,却是思绪万千,久久不能入眠。

第二天近中午时分,公司才派来了驳船和修理工,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紧张抢修,客轮终于被拖出了淤泥带,重新启程。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