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瓦市巷: 即将落幕的马路菜市场

2017/09/13 09:11 来源:温州日报 编辑:童昭武 浏览:2325

  • 本文导读:历史久远、承载着无数老温州记忆的瓦市菜场,因为存在安全隐患等问题,将于今年11月份关闭分流。消息传出,一些久远的记忆纷纷浮现,也使得这条长不过400余米的小巷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 3

 

熙熙攘攘的瓦市巷菜场。邬敬善 摄
瓦市巷内,古迹颇多。 杨冰杰 摄
小巷的静谧一角。杨冰杰 摄

历史久远、承载着无数老温州记忆的瓦市菜场,因为存在安全隐患等问题,将于今年11月份关闭分流。消息传出,一些久远的记忆纷纷浮现,也使得这条长不过400余米的小巷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相国

瓦市殿巷,又名瓦市巷,它位于老城区北面,西与解放街相交,东与横井巷、河西桥衔接,与北面的康乐坊、南面的墨池坊平行。从地理位置上说,正可谓城市的文化和商业必经之地。瓦市也是“瓦子”的别称,亦即旧时的城市游艺场,集娱乐表演、美食小吃于一体,观众多为市井草根。据说明末的瓦市殿巷内,也算是流动戏班子的主要活动场所,除了台上的温州鼓词、莲花之类,台下台外且也演绎一些拉皮条引起的纠纷或富家子弟与舞女私奔的风流故事。

瓦市殿巷马路菜场是旧时城内最大的菜场之一,巷内古迹颇多

1934年6月,地方政府在城内打造菜市场,原本繁荣的瓦市殿巷马路市场被正式列入其中。瓦市殿巷菜场是旧时白鹿城内最大的菜市场之一,它与道前桥的康宁菜场、大南门的广利桥菜场、八字桥的天雷巷菜场、涨潮头的“江西栈”菜场以及县城隍菜场一道,并列于温州六大菜市场。南北干货,时令瓜果,鱼虾海鲜等应有尽有,大凡“红白喜事”设宴请客,则须赶在天亮之前,跑到此几大菜场里,才会买到物美价廉称心如意的货物。

瓦市殿巷的古迹颇多。巷内有一口古井,原在河中而称为“河上井”,后架桥使用。据当地老人讲,这口井之所以没有井栏,盖因过去忌讳“井上砌栏,会招火灾”,所以历来就未曾砌筑井栏,到了新中国成立后才建成如今井栏状况,水质也得到了保护。而在此巷的36弄内,有座号称“厉宅”的名院,此宅建于19世纪下半叶,建筑构架中西合璧。精致的中式门台内,共有院落9个,整个建筑面积近2300平方米。侧院置有一小园,南面庭院二楼,三面回廊,拼花美人靠。山墙及窗户依循西方建筑风格,而传统的斗拱则与其融为一体。

光绪二十三年(1897),基督教会在瓦市殿巷设艺文书院。

英国人苏慧廉夫妇。1881年来温传教,居嘉会里巷口。苏慧廉来温州不到半年,就开始学会用温州话讲道,并且对中国古典文学也有较深的了解。此外,他还设计出一套“温州方言拉丁拼音文字”。

另一位英国人施德福(白累德医院院长),则撰写了一本《瓯音字汇》,共收字15000余个,是按温州方言音序排列编写的一本汉字字汇。在每一组同音汉字的上端写有苏慧廉式的方言拉丁字母;而在每一个汉字后面则用拉丁字母标出该字的北京读音。此书1925年完稿,不仅成为老外们学习温州话的一条捷径,也属文盲学习文字的很好工具。

如今的瓦市小学内,尚保留着当年苏慧廉施医布道的“白屋”。尽管被学校修葺一新,然从那窗台布满的爬山虎的藤叶上,仍可窥见早年这座中西融合的建筑风貌。

从竹马坊到向阳巷到瓦市巷88弄,小小的童子殿巷有过很多曾用名

在康乐坊与瓦市巷之间,有一条长不过几十米,宽不足三四米,却有着浓浓乡土气息的古老小巷。该巷原称竹马坊,据说谢灵运任永嘉郡守时,每出入此坊,两旁均有儿童坐竹马相迎,故“溯其善政”而得名。

到了晚清年间,则以巷内有童子殿而改名,改称“童子殿巷”。

小巷没有瓦市巷那样的嘈杂与喧闹,偶尔几个行人匆匆走过,倒也显得清静安宁,而那童子殿里倒是香火甚旺,香客们进进出出的,缕缕青烟轻轻飘起,为这条毫不起眼的古老小巷更增添了几份神秘感。

至于巷内童子殿的由来,坊间早有好事者编成一段故事。故事的起因以“划斗龙”始。龙舟是温州民间一项颇为盛行的传统节日活动,端午节来临之际,塘河各段的河面上锣鼓声喧,红黄蓝白黑各类色彩的龙船纷纷出动,一时间百舸争流浪花飞溅。不过除了以壮汉担当的“大龙”,也有“童龙”“女龙”及“老龙”等给节日作锦上添花。几度春秋下来,从中也分出个上下高低的传统名分来,斗龙中有西郭外的黄龙、株柏桥头的黑龙,而那些装饰华丽的业余队伍中,叫得响的则有梧田街的女龙、四顾桥的老龙、竹马坊的童龙等。所谓童龙,由36位未满16岁的少年操驾,年纪虽轻,但竞舟“功底”可与大龙有得一比,正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故每当童龙出现,常引得河岸观众的呐喊逗战。

有一回,竹马坊的童龙在观众的怂恿下在百里坊河挑战大龙,势不可挡,一连赛败三只大龙,河道两岸一派沸腾。正当童龙随着“转档鼓”欲休息片刻以待再战时,突然从前方小虹桥那边驶出一艘不明身份的乌龙,船中的桨手个个满面横肉黑里透红的活像凶神恶煞,举旗击鼓要与童龙一比高低。就这样,童龙与乌龙以百里坊的大榕树下为起点,展开角逐。只见双方你追我赶,像离弦之箭向西射去。随后西天一道闪电,两艘龙舟同时消失了踪影。次日凌晨,街坊们在西门“海圣宫”外的江边寻到了童龙,但见整齐摆放的船桨,不见一个孩子。奇闻传开,人们都认为这是天意,是天庭派天罡星带走了孩子们,要作为玉帝的代表队参加银河龙舟大赛。所以人们特在竹马坊建造了一座童子殿,塑36尊童子罗汉,纪念童龙升仙替天行道,“童子殿巷”也就随此而定。

此传说听起来确实有些“装神弄鬼”神经兮兮的,不足为信。然这一带旧时随拦街福或元宵一起的一种民俗项目,倒是记录在案的。此项目叫做“扮台阁”,属白鹿城内逢年过节时的欢庆活动。台阁有水陆两种。水上台阁为彩舟,舟长而阔,上装楼台,周插彩旗。台上有男女装扮戏曲人物,形象生动。舟前置秋千架,有幼童饰龙大,上下翻荡。船尾少男少女扮艄公艄婆,做出摇浆把舵的姿势。台阁在乐声中缓行,见岸上挂出红绸时,乃进退各三次后方见收红。城内其它庙宇也大多备有台阁,但以竹马坊的童子殿与蝉街方仁殿最有名。陆台阁以木板为台,亦坐一组戏曲人物,由多人肩扛或摆在板车上沿街游行。

“文革”时,童子殿巷被含义强劲的“向阳巷”取代。1980年又并入瓦市巷,挂牌为“瓦市巷88弄”。1982年后复名沿用。

瓦市巷的一户民宅内,还有一段几欲被遗忘的陈年旧事

瓦市巷里,还有一段几欲被遗忘的历史旧事。那就是一名奸商王永山的仓皇人生。

史载王永山之父原先开设“王乾记”糖行,做过永嘉县商会董事。王永山十六七岁时就继承父业。1927年秋,他以万余元巨款贿赂上司,当上浙江省第三届议会议员。之后又通过关系,将温州鸦片专卖局弄到手。1932年以后,还先后包揽城区糖捐、盐税,不义之财颇丰,单是温州东门一带的房产就有百余间。

1941年4月20日凌晨,日军从瑞安方向登陆进入温州,白鹿城沦陷,那些政府官员及稍有名望的士绅大都逃往乡下。王却不走,反而坐黄包车招摇过市,以引起日军注意。日军果然找上门来,要王“为皇军效劳”。当月24日下午,汉奸组织“临时商会”在扬名坊普安施药局楼上成立,王自任会长。26日,王永山等人沿南北大街、五马街巡视一圈,责令各商店立即开业,并拉来500名民夫,替日军运输抢劫来的物资。

日军占领温州仅13天,便匆忙退出温州。王不得已而躲往上海,并仗着雄厚的资金,出没于金融界。日本无条件投降后,王曾潜回温州,但得知温州地方法院派员搜捕,王只得重新逃往上海。随后,王永山以巨款托人说项后,公然回到温州,由军法机关加以审判,居然在众目睽睽下被无罪释放。翌年,民众不平,向法院提出控告,之后,王永山又贿赂法官,致使法院居然再次宣判其无罪。

1949年温州和平解放后,人民政府没收了王永山的田地、房屋等一切财产,军管会发令逮捕王永山。王却突然销声匿迹,从人间蒸发了。

再讲温州瓦市殿巷花轿店老板周永芬新娶的儿媳妇,名叫蒋秀容,她发现婆婆每天清早买来油条、咸蛋,可自己从未吃过,便觉得蹊跷。一天,偶然走到灶间后面,瞥见东头堆放杂物空房里,坐着一个秃脑袋胡须拉碴的怪老头。吓得她连忙退出。遂追问婆婆,这才得知此人就是王永山。原来是婆婆贪财,把那空房当做一条财路,每月都收受王的钱财。王永山投敌求荣路人皆知,蒋秀容自此就失眠了,因为若举报,无疑会牵累到夫家。然而经过一段时间的思想斗争后,加上夫家对她也不怎么样,蒋秀容最终把此事捅了出去。1954年11月1日晚,躲藏在暗室里达五年之久的汉奸王永山被逮捕归案,一时间,瓦市殿巷内聚集了许多市民,争着一睹藏匿王永山的窝点。后王永山未等到国法制裁,就死于狱中。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