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温州日报 > 新闻播报 > 温州都市报

英 语 人 生

2010/11/10 05:38 来源:温州都市报 浏览:6306

——访离休干部、温州医学院英语教研室原主任王庚尧教授


王庚尧在温州医学院老校区前的近照

  王庚尧教授,温州医学院外语教研室组建者,市外文学会首任会长,在将近40年时间里,温州外文特别是英语领域许多大事,几乎都有着这位耄耋老人的身影。

  人们也许不曾想到,备受尊敬的王庚尧教授是位离休干部,早在1949年1月,他就在温州中学秘密入党从事地下工作了。

  61年过去,青春流逝,韶华不再,但他与革命、与英语结缘的人生,他践行的“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的生活理念,却给我们留下了思考。

  感恩:“我是幸运者”

  王庚尧教授今天住在学院路一幢旧宿舍楼里,近因夫人身体欠佳,正来往奔走,颇有些忙碌。

  采访结束时,他总结的人生理念是“低调做人,高调做事”;而采访开始,他说的第一句话是“我是个幸运者”,在他人生的几个重要阶段,因为有这“幸运”才有他的今天。

  首先是在温中读书时,碰到了好同学,接受革命思想,成为革命队伍的一员。王老所称的好同学就是地下党员徐中武。1947年重建的温中支部是当时传播革命思想、领导进步学生的战斗堡垒,是温州城区地下党的中坚力量。

  那时王家住谢池巷,徐住登选坊,他俩同桌,王庚尧上学、放学就与他结伴同行。徐中武(新中国成立后曾在省公安厅工作)是党的外围组织——温中秘密读书会组织者之一,因彼此了解,就向他介绍进步书籍,并介绍他加入读书会,与他谈形势、谈人生观、谈革命。

  王庚尧说,在温州中学读高中时他心怀报效祖国的梦想,那些进步书籍对他的人生观、价值观产生了深刻影响,把跟随共产党推翻蒋家王朝,追求进步、追求光明视为人生的荣耀。1949年1月,王庚尧由徐中武介绍入党,从此走上了革命道路。2007年王庚尧撰文回顾61年前的岁月,称徐中武“是我的革命引路人”。

  王庚尧说,第二个幸运是1951年他考入复旦大学后,遇到了一批国内知名教授,他在名师、大学者指导下,系统地学习了英国语言文学以及相关知识,在专业上奠定了坚实基础。时至今日,他仍记得教英美小说的孙大雨、教莎士比亚的林同济、教欧洲文学的戚叔含、教苏俄文学的林疑今教授等,还有教中国古典文学的朱东润,教文艺理论的伍蠡甫,教中国通史的周谷城……他们都是国内有广泛影响的权威学者,复旦名教授们富有个性的授课风格也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有名师执教,更要刻苦学习。王庚尧说,那时他用功读书可说是到了废寝忘食的境地,夜里经常看书到十一二点,上海的同学星期天回家了,他照样读书学习。这使他有了扎实的专业功底,毕业后留校当助教、参加科研活动时,又得到指导教师的悉心培养……从而使他日后有了些许成果。

  第三个幸运是1974年调回温州后,正遇改革开放,使他早年所学有用武之地。如担任温州医学院外语教研组主任,出任温州外文学会会长并连任10年等,为他提供了施展才华、用知识服务社会的平台,为温州对外交流和经济社会发展做了些工作。

  英语:从上海一直到温州

  王庚尧一生与英语结缘,从上海开始,之后又在故乡温州延伸。

  1955年复旦毕业后他就留校当助教,当时我国大专院校大多开俄语课,1956年提出“向科学进军”口号后,英语教学逐步展开和繁荣起来。学校为他们配备了指导老师,开展教学科研工作,他的专业水平在此过程中得到了锻炼提高。1959年,他在国内英语界泰斗葛传椝教授指导下,领衔进行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英语最常用词手册》编纂。这本词典的最大特点,是将语法与词汇结合起来,既可查阅,又可阅读。葛是前外交部长钱其琛的舅舅,在英语惯用法方面造旨尤深,在他指导下工作,王庚尧自然获益匪浅。之后他又参与了外文出版社《中国古代发明》的翻译。1962年在语法专家姚善友教授指导下参加了《英语语法学》的编写,1964年他又开始从事法国作家、哲学家萨特的研究,翻译的多篇有关萨特存在主义和文学作品的介绍、评论,刊载在上海《文摘》杂志。

  王庚尧参加工作后的十几年里,正是我国政治运动接连不断,知识分子被折腾得晕头转向时期,1966年开始更是进入空前动乱的10年“文革”,学术环境不好,王庚尧自然也不能避居世外桃源。但他没有放弃专业的追求,相反,在此期间正是他潜心专业,成果迭出时期。

  1970年至1971年,他被调到先行复课的复旦物理系教了2年英语。此时电子技术快速发展,他领衔编纂由上海科技出版社出版的《英汉电子学小辞典》,这本英语辞典第一版就发行22万册。这是一本在国内首次试行专业词汇与常用词汇兼收并蓄的辞典,除电子学专业词汇外,还收录了一定数量的普通词汇和短语。这本辞典所收词汇占目前一般电子学专业书刊出现的总词汇量的95%以上,一般电子专业读者就无须查阅两种辞典。这在当时是一大创新,实践证明,这一创新深受专业人士和读者好评。这本辞典另一位编纂者是电真空专家华中一教授,华兼任上海科协副主席,并是“文革”后复旦大学的第三任校长。他在一次专业会议上对这本辞典给予了高度评价。

  1972年至1973年间,因教学需要,他曾独自一人编写自动化控制、计算机、激光、无线电、半导体材料等五个专业的英语教材。

  在上海复旦的20多年,是他英语生涯起始并渐入佳境的时期,1974年他调回温州,在温州医学院,他开始了英语生涯的新阶段。

  那时温医还是以俄语课为主,他回来时正是开始转向英语教学时期。不久他受聘担任外语教研室主任(直至离休),在院领导重视支持与同仁的共同努力下,温医的英语教学有了长足发展。今天,温医外语教研室已发展成一个拥有60名教师、实力雄厚的外国语学院,为提升温医教学、科研水平发挥了重要作用。而当年温医著名眼科教授缪天荣第一次招收研究生时,英语考题就是他出的。

  教学之外,调回家乡的王庚尧还积极参与发展温州外语事业的社会工作。上世纪70年代,改革开放不断深化,科教兴国观念日益深入人心,外语的重要性也进一步为人们所认识。在盛培林(后任致公党温州主委)等多位温州外语界人士共同努力下,1979年温州在省内最先成立了市外文学会,王庚尧被推举担任首任会长,盛为秘书长。市外文学会的成立是我市外语发展的标志性事件。他说,学会的成立使温州各行各业中的外语人士走到一起,学会通过开设辅导班、创办夜校、组织活动等,有力地促进了温州外语事业的繁荣发展。市外文学会是当时我市最为活跃的基层学会之一,1997年香港回归时,市外文学会与有关部门一起,曾举办大型外语庆祝活动,产生广泛影响。上世纪90年代,学会曾以代培形式,将230余名高考落榜生选送到上海外国语学院与复旦大学学习外语。王庚尧还与市外办主任高野根一起,专程前往上海看望,了解他们学习生活情况。今天,当年的代培生大都在我市外贸领域工作,成为外贸领域的业务骨干。

  王庚尧调回温州之初,正是温州对外经济、文化交流日趋频繁的时期,当时许多企事业单位,如外轮供应公司、海员俱乐部、治金厂、温州国旅,甚至鞋厂等,也都纷纷找上门来,请他“帮忙救急”。他说,那时他几乎是到了“有叫必到”的地步,他至今仍记得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爬软梯的经历。那是几十年前的事了,进港的外轮需要翻译,海员俱乐部、外轮供应公司就来请他,身为教授的他就乘船前往锚地,然后沿着摇晃飘荡的软梯爬上外轮……

  当然作为高水平的外语教授,他也应邀参与高级别的外事活动。1984年下半年,时任市委书记袁芳烈率团第一次到香港参加“中国开发城市投资洽谈会”,担任翻译的王庚尧是5人代表团成员之一。

  因在复旦有过多年外语教学工作,温州一些外语学校创办时,许多人就找王庚尧商议,而他也积极为此出谋划策。如乐清青年企业家陈国同因是王的学生,而成功创办了有相当规模、较高声誉的乐清柳市外国语学校。温十二中原校长谢溯南调到温四中后,在考虑办学特色时,王竭力主张突出外语教育,从而使谢在教育主管部门支持下,创办了温州外国语学校,并成为今天最受社会追捧的学

  校之一。后来,他还和原温师院党委副书记林沂、教育局原局长郑品珍等人创办了华侨外国语学校。

  在新世纪,随着中国加入世贸和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化,温州和各县(市区)越来越要向世界推介自己。王庚尧也与时俱进拓展了服务社会的新领域,近年来王庚尧教授做了大量资料、画册的翻译工作。由他翻译英语文本的有:市委宣传部主编的2001至2007年《温州概览》;市新闻办主编的《温州大全》;有用英语编写的《温州》;他还是反映温州城市建设面貌大型画册《昨天与今天》的英语翻译者,此书获2003年省外宣品“金鸽奖”。王庚尧说,这本画册的中文稿是一位很有才气的女记者写的,文字精致优美,把这样的文笔翻译出来,他很是花了些力气。

  王庚尧教授还是温州博物馆所有英语文稿的翻译者,温博近10万字文稿的翻译自然就更需要有多方面的功底学识和政治、文化素养了。如温州人熟悉的鹤兜、挈盒儿、方盛这些浙南特有的民俗器具,要把这些器具准确、符合英语规范地翻译出来,是不容易的。对于讲究严谨的王庚尧来说,也可算是个小小的学术课题了。他说自己就从形状、颜色、用途、材质等几个方面进行表述,如翻译“鹤兜”,就是木制的、有鹤头状把手的、用以洗衣洗脚的家具。方盛则是另一种表述了,这是竹制方形器具,是早年温州人盛装、递送彩礼用的。

  今天,当我们走进温博时,也许不会太注意这些文字,但王庚尧先生却还不时以学者之心在思考,推敲、咀嚼着这些文字。翻译温博文稿已有多年了,其中自然有个别欠妥之处。文化是要永远传承下去的。他说,在建设文化大市的新背景下,很想在有生之年将这些文字再重新梳理一遍。

  王庚尧英语生涯中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在他眼中,街头的那些英语标牌都会引发他一番议论……

  革命:温中支部的岁月

  王庚尧记忆最深刻的,无疑是他接触进步思想,走向革命,参加温中支部革命活动的往事。

  他说,在国民党白色恐怖下,阅读进步书籍是青年学生走向革命的第一步。同桌徐中武先是与他谈心,产生共鸣后,就推荐进步书刊给他看。先是前苏联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铁流》等,之后是斯诺的《西行漫记》、艾思奇的《大众哲学》、华岗的《社会发展史》,赵树理的《李有才板话》、《小二黑结婚》,再后是《联共党史》、列宁的《国家与革命》,最后接触到香港进步书刊《文汇报》、《华商报》,毛泽东的《论联合政府》及浙南地委的《浙南周报》等。

  徐中武回忆温中支部时说,当时温中支部建立了一个红色图书站,地点就设在登选坊33号他家里。所谓“图书站”就是在他家柜子里存放一些各处收集来的红色书籍,和《浙南周刊》等油印小册子。图书站虽然小而简陋,但在同学们心目中,却是引领他们走向人生理想目标的圣洁殿堂。当时他们拿到读物往往如获至宝,挑灯夜读,如饥似渴。这些书籍悄然无声,但却深刻地影响着温中进步学生的人生观。

  王庚尧回忆,1949年1月底,徐中武对他说,他已被上级批准吸收入党了。听到这一消息,他真是激动极了,当时的入党登记表还是油印的。

  他刚入党即经受了一次白色恐怖的严峻考验。2月底,因城区小教支部出事(两位支部领导人被捕),为应对事变,上级指示一些同志转移进山,负责城区地下党联络的厉冲芳(新中国成立后曾任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负责人)则隐蔽到了他家里。因厉不能再露面,传送情报、转移文件、接送同志等联络工作就由王庚尧执行了。那时他们全都单线联系,不久与王联系的陈莲香同志也被捕了。王庚尧说,17岁的他仍走街串巷,执行任务,一点也不觉得害怕。当年3月,他还成为新一届温中支部的组织委员(宣传委员为后来曾任市政协主席的陈国钧)。他说那时组织上传达指示的信件都是将纸张折好,没有信封,他们都自觉执行组织纪律,从不擅自展开阅读。为给解放区提供物资,他们还经手大量金首饰,都安全、准确地交给接头人。

  温州和平解放之际,他还接受任务参与了保护温州当时唯一的普华电厂工作。当时温中支部还组织了百余人的学生工作队,开展迎接温州和平解放的宣传和保卫等工作,王庚尧担任学生工作队副队长。王庚尧说,回忆温中支部往事,使他心潮澎湃,这段经历虽然短暂,但却始终激励着并影响着他的人生。

  王庚尧教授的夫人是温二医护士,现已退休。他们有两个儿子,长子办企业,次子曾在市委宣传部外宣办任职,现是我市一家媒体副总。

  今天,因其资历、水平与人望,年近八旬的王老仍活跃在我市外语领域,离休后曾连续3年在温州医学院开课,现仍兼任学校教学督导员。

  今年8月8日,他与温州医学院院长顾问、温州外文学会理事长陈惠生等外语界人士一起,应邀出席央视“希望之星”英语风采大赛温州赛区颁奖典礼,为获奖学生颁奖。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浙公网安备 33030202001652号

浙ICP备09100296号-1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