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普救寺里寻“西厢”

2017/07/05 05:45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游历 浏览:14075

  • 本文导读:早年读元王实甫写的杂剧《西厢记》“闹斋”一折,当崔莺莺进殿拈香时,众僧贪看她的美貌神魂颠倒,怪态百出:“年老的大师偷眼瞧,敲钟的和尚心里痒,上香的行者手被烫,敲木鱼的班头竟把小沙弥的光头误作木鱼敲得咚咚响……”
  • 3

 

邱星伟

早年读元王实甫写的杂剧《西厢记》“闹斋”一折,当崔莺莺进殿拈香时,众僧贪看她的美貌神魂颠倒,怪态百出:“年老的大师偷眼瞧,敲钟的和尚心里痒,上香的行者手被烫,敲木鱼的班头竟把小沙弥的光头误作木鱼敲得咚咚响……”这段大肆夸张而非常滑稽有趣的描绘,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心想有朝一日能到故事发生的实地普救寺看一眼,将会是何等的欣慰!

不久前的一个深秋,我终于如愿以偿,与老友赵章盛走进了这个“天下寺庙不谈情,普救寺内情更浓”的爱情胜地。

普救寺是一座千年禅院,位于山西永济市西,距蒲州古城仅2.5公里。始建于北齐(公元550年——577年),历代兴废交替,如今的建筑是当地政府自1986年开始修复,1990年竣工对外开放的。其规模比我国最早的古刹、名驰世界的洛阳白马寺还大。寺内殿堂楼阁,鳞次栉比,佛塔廊榭,错落有致,皆紧扣《西厢记》故事穿插其间,像是露天大舞台的实物布景,再现昔日张生游寺的格局,迎接中外客人。

那天上午,我与章盛乘车到此,还只8点半钟,普救寺山门未开。我们在寺前公园中溜达。忽听一阵阵锣鼓声由远而近,循声望去,只见左边拥出8名穿戏装的女子,后随一顶花轿,轿后还跟着七八个角色,披红挂彩,吹吹打打朝东边而去。转看东边,早有一群妆饰的剧中人迎候。这时只见吹吹打打的队伍中闪出一个小生,对着迎候人群中的一个老旦施礼,口称:“小生张生见过岳母大人……”

原来这是普救寺艺术团表演的《状元迎亲》节目:张生已高中状元,奉旨迎娶莺莺完婚。大家知道,这段迎亲戏在上演的《西厢记》中是没有的,那是当地旅游服务部门的续貂,意在给游客一个喜庆的见面礼。

普救寺的山门开了。门正中悬挂一方匾额,上书“普救寺”三个浑金大字,连同两侧对联:“普愿天下有情;都成菩提眷属。”均为赵朴初手迹。

跨进山门,沿石阶上行,眼前是一座高17米的宏大钟楼。据记此楼在《西厢记》演出“白马解围”一折中,曾充当“观阵台”,张生、老夫人和法本长老等众僧,就是站在这个台上,目睹白马将军生擒那个意欲强抢莺莺当老婆的孙飞虎。

穿过罗列着上百幅《西厢记》连环国画的回廊,步进寺内最大的仿唐建筑“大雄宝殿”。殿内供奉着三尊形态健美、眉目端庄的大型石雕佛像,资料显示它们是在普救寺修复时期从殿基一米以下出土的南北朝文物,弥足珍贵。据传本文开头提到那场令人忍俊不禁的“闹斋”,便是在此大殿中演绎的。剧作者以烘云托月的手法,把崔莺莺天仙般的风姿表现得淋漓尽致。《西厢记》之所以被公认人物经典美,与这个“闹斋”火辣辣的煽情场面所激起的视觉冲击波,是分不开的。

“梨花深院”是崔莺莺一家人借居普救寺的寓所。此刻我的眼前一亮,因为我惊喜地发现家乡温州人的墨宝:院额和对联“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都是王季思先生题写的呢。王季思先生是已故的戏曲史论家,为研究《西厢记》他倾注了半生心血,他注释的《西厢记》版本,成为辛亥革命以后最流行的读物。因工作繁忙,王老直至1986年,也就是普救寺动工重建此年,才造访这个《西厢记》的娘家。遗憾的是,由于普救寺遭历代战乱的破坏,当年呈现他眼前的普救寺,仅仅一个莺莺塔。如今的寺院是在旧时地基上重建的。王季思先生除了题写“梨花深院”门额和左右对联外,还赋七绝《普救寺偶题二首》,诗中有“老去尚余绮思在,自携海燕过西厢”的句子。那年王老正八十高龄,绮思乃美丽的思念,海燕是他夫人。由此折射出他对《西厢记》的探索,依然那么一往情深。《西厢记》中的“请宴”、“拷红”“赖婚”,以及张生跳粉墙等重头戏,都发生在这座梨花深院。当天院中献演了一出“烤红”招待游客。故事发生地演发生故事,把生活升华为艺术,又用艺术再现生活,别具情致。

普救寺中最吸引人的在于张生跳粉墙处。墙下翠竹环抱着一块太湖石,墙外有一株杏树,几个年轻游客在墙边议论纷纷,跃跃欲试,捉摸着张生如何跳过墙去与莺莺相会。忽见一人飞腿作试跳状,不料用力过猛差点儿跌倒,幸亏旁边有人急忙扶住,才不至于叫救护车送医院,惹得大家哈哈大笑,笑他没有桃花运。可这个年轻人不服,他说:“墙内真有崔莺莺小姐,我保证能跳过去。”听得大家越发捧腹。其实,张生跳粉墙并不是跳过去的,而是先爬上墙头,然后跳下去的。说是爬粉墙倒合于生活逻辑。不过跳比爬好听,跳带有壮美感。

此时,善于吟诗的章盛,禁不住放开喉咙用温州方言吟起了“待月西厢下,迎风户半开。拂墙花影动,疑是玉人来。”这首在民间广为流传的爱情诗,他那宏亮的声调,琅琅然在梨花深院中荡漾,赢来了许多游客诧异的注目礼。

普救寺最高建筑为“莺莺塔”,平面呈四方形,底层每边长8米余,共13层,高40米,蔚为壮观。塔身内部皆空筒,游客可盘旋而上攀至第九层,俯瞰蒲州风光。此外,塔有奇特的回音效应叫“普救蝉声”,据说与北京天坛回音壁等处成为我国古典园林的四大回音建筑之一。

普救寺还有“书斋”“西轩”等建筑,都印记着崔张爱情轶事的鸿爪。更有数处人物蜡像造型,栩栩如生,致使故事情节越发生动逼真。古今名家的字画、诗文也很丰富,诗有“天下情侣千千万,但愿相亲白首吟”等对真挚爱情的祝福。普救寺的文化底蕴,对《西厢记》的饮誉天下,盛演不衰,发挥了潜在的助推作用。

《西厢记》自唐元稹的传奇小说《莺莺传》问世迄今,经历代文人和艺人的演绎,产生过60多个唱本,在我国浩如烟海的戏剧文学中出类拔萃,其影响之深广无与伦比。特别是又经王季思先生的多次校注和修正,使《西厢记》更臻完美。它不仅是中国文学艺术宝库中的一颗璀璨明珠,也是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瑰宝。凡喜爱《西厢记》的朋友,特别是研究它的专家,或饰演剧中人物的演员,到普救寺触摸一番“戏根”,必有裨益。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