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不要轻易称大师

2017/07/05 05:43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游历 浏览:9979

  • 本文导读:经常在微信与博客留言中见到:“拍得真好,大师哟”之类的留言,似乎,只有称呼对方为“大师”才能表达一位粉丝的情感。
  • 3

王曙

经常在微信与博客留言中见到:“拍得真好,大师哟”之类的留言,似乎,只有称呼对方为“大师”才能表达一位粉丝的情感。还有不少人,遇到摄影界的同行时,张口闭口地喊“大师”,给人感觉到一种酸溜溜的虚伪,好像是恭维奉承,却令人切肤地感受到那种不服气中的假惺惺。

就摄影艺术而言,在高档器材的功能越来越强大的趋势面前,发挥个人能动性的概率不断降低,似乎只要遇见、碰到,按下快门就基本上可以拍摄得不错。但同时,衡量一位优秀的摄影家和优秀的摄影作品的尺度就越来越严格。

其实,摄影拼的是理念的高低,而不是器材的喧哗;强调的是个人文化与审美观的修养,而不是浮光掠影;评判的是用摄影的语言表达内心世界的功底,而不是哗众取宠招摇过市的彰显;体现的是个性化与创新的拓展,而不是追随“残羹剩饭”一味地模仿与重复;要求的是刻苦的追求与执着,坚持不懈的精神,而不是心血来潮的一阵风或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无常性;肯定的是脚踏实地、不骄不躁的德行,而不是浮躁的作风和一知半解的夸夸其谈。

真正的艺术家往往是非常谦虚谨慎、不图名利的。被公认为“大自然没有能力重造这样一位伟人”的达·芬奇,不仅仅是位名震世界的大画家,而且在自然科学的各个领域,乃至机械制造发明方面都贡献极大。但是,他在生命的最后日子里却痛苦地写道:“我从未成就过哪怕一件工作!”

无独有偶,著名的美国摄影家阿·亚当斯,一生都献给了摄影艺术,拍摄了无数传世的摄影作品,创造了“区域曝光法”,他的作品达到登峰造极的地位。但是他在暮年总结自我的创作道路时却说:“我一辈子没有拍摄什么像样的摄影作品,真的要肯定,只有四幅作品比较好,严格地说只有一幅。”

以大量鸿篇巨著雄踞文坛的巨匠列夫·托尔斯泰生平最厌恶名利。他说过,谁也不像他那样深刻地感受到声名之累的痛苦。因此,死前他竟然离家出走,企图不为人知地死在风雪交加的野地里。他告诫亲人,千万不要替他树碑立传,他的坟墓没有墓碑和任何装饰,只是在静悄悄的丛林中间有个长满青草的小土丘。结果,后来他的坟墓成了“人间最美的坟墓”(奥地利作家、诺贝尔奖金获得者茨威格语)。

这些艺术家们不要生的荣华,也不图死后的赞誉,只有一颗真诚地为艺术献身的心。对前人这种高尚德行和情操,我们应该像崇拜神明似的顶礼膜拜。

反观当下,我们有些摄影人在狂妄自大的浮躁中,经常坐井观天还觉得自命不凡。偶然获得一次奖便飘飘然,不可一世,偶然懂得一些相机的机械操作,就感到自己已经驾驭整个摄影艺术了,说话的口气都变味。眼光短浅地模仿了别人已经拍滥了的照片,便觉得自己已经举着照相机站立在巨人的肩膀上了。学会几招电脑后期的PS,弄几张花里花哨的拼图照片,偶然地获了奖(评委不是神仙,也有眼拙的时候)便以“大师”自居。我们叫这些现象为平庸。

我想起刘宾雁先生写的文章《第二种忠诚》。文中写道:有一种人,勤勤恳恳,老老实实雷锋式的,那是对党对人民的一种忠诚。还有一种人,他们有独到的见解,爱提意见,对一些弊病持有评判的态度,这种人同样也是一种忠诚。第一种人,他们贡献出自己的忠诚后,会牺牲自己的生活享受,或生命;第二种人,当他们贡献出自己的忠诚时,不但会牺牲生命,而且还有可能做出精神上的牺牲。这是一种更加高尚的忠诚,一个社会要想前进,不能没有这种忠诚。我想,摄影界同样需要这第二种忠诚,应该勇于夸奖别人,也敢于批评和修正我们自身的不良。

“大师”这个词,有着厚重的含金量,代表着一种高度和水准。因此,不要轻易称大师!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