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妈妈终于老了

2017/05/26 06:11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游历 浏览:26982

  • 本文导读:“兴啊,我电话打不出去了,怎么弄啊?”“兴啊,我眼睛不好使,你过来帮我穿针吧!”“兴啊,我炸了你喜欢吃的带鱼,你下班后过来拿吧!”
  • 3

叶文兴

“兴啊,我电话打不出去了,怎么弄啊?”

“兴啊,我眼睛不好使,你过来帮我穿针吧!”

“兴啊,我炸了你喜欢吃的带鱼,你下班后过来拿吧!”

最近一两年妈妈总是隔三差五地拿鸡毛蒜皮的小事来烦我,被我“吼”过两回后妈妈真的不再打搅我了。

有好多天没接到妈妈的“骚扰”电话了,不知她咋样了,晚饭后去看看她?我一边想着一边从小区的花园石径上走过。我无意间一瞥,竟看到妈妈就坐在花园的长椅上,垂着头似乎在打瞌睡,脚边放了几个塑料袋。“妈,你来了,你怎么不事先给我打电话啊?”妈猛地抬起头,并不回答我的话,而是忙不迭地拎起袋子,兴奋地说:“今天超市打折,我买了些菜送给你。看,还很新鲜的!”

妈妈花白的头发散乱地铺在头上,佝偻着的背仿佛随时会向前倾倒,一件毛线衫松松垮垮地套在身上,一双平底布鞋一看就是街边地摊上的廉价货。“妈,你怎么这么邋遢,不是给了你买新衣服和烫发的钱了吗?”妈妈笑笑,“这不挺好吗?今天我又办了一张存单了!”

妈妈老了,我那曾经那么那么爱美爱打扮的妈妈终于老了!曾经的一树繁花如今老成一截干枯瘦削的树干。

那时妈妈好漂亮啊!夏天,她提了一篮子的衣物带我去河边,短袖衣裳露出白皙的肌肤,两条又粗又顺溜的麻花辫子在细软的腰间甩了一路。

那时妈妈好温柔啊!新烫的卷发衬着她那光洁的圆脸盘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菊花。她一边在地板上缝被子一边笑语盈盈地给我讲故事。

那时妈妈的手好巧啊!要上小学了,妈妈亲手用碎布头给我缝了一个书包,还绣上了五角星和“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好让人羡慕啊!

那时妈妈好文艺啊!剧院里新上演的剧目总会牵引着妈妈的脚步。刘晓庆是妈妈最津津乐道的大明星。

那时妈妈好爱打扮啊!她会用一张红纸去染她的双唇,用拇指粗的小木炭去描她的眉毛。只要一看到镜子就不由自主地去理理头发,整整衣裳。

那时妈妈好聪明啊!去菜市场买菜,几斤几两几分几角妈妈一下子就算出来了,绝无差错。

渐渐地,我长大了,妈妈不可爱了,妈妈毛病好多啊。

她干家务活很草率;她说话不那么文雅;她会为了一点点钱和小摊贩扯上半天;她甚至会像个泼妇那样在巷子口用恶毒的语言诅咒爸爸……

渐渐地,我成人了,我却和妈妈结下了仇怨。

那年高考,我怨妈妈不支持我改学美术,不然我就可以报考浙江丝绸工学院的服装设计专业;我怨妈妈不该逼迫我去爸爸的那家工厂做学徒工,使我在机床边耽误了三年的青春;我怨妈妈没把患病的爸爸伺候好,以至于爸爸辛苦了一辈子年仅58岁就离开了人世;我怨妈妈40岁刚出头从工厂下岗后就不再出去工作了;我怨妈妈……

渐渐地,我参加工作了,我却越发讨厌妈妈了。

我讨厌妈妈总是想方设法地从我这拿走大半的工资;我讨厌妈妈对往家里给我打电话的女性“查户口”;我讨厌妈妈有时偷偷地翻我的衣兜和包;我讨厌妈妈不打招呼就跑到我曾工作的远离市区的单位去看我;我讨厌妈妈……

渐渐地,我结婚了,我却越发嫌弃妈妈了。

我嫌弃妈妈有足够的退休金,但穿衣打扮落伍又土气让我很没面子;我嫌弃妈妈不会给我看孩子不会帮我收拾家;我嫌弃妈妈那么吝啬,拿了我们给的孝敬钱过年时却只拿出一半给孙女发红包;我嫌弃妈妈……

今天晚饭后,我特意问妈妈:“妈,我平时老是对你凶,老是埋怨你,嫌弃你,你生气吗?你怨过谁吗?”这时妈妈的眼神忽然亮了,她淡淡地笑了。她说:“我能怨谁呢?我自从10岁那年你外公去世后我就不懂得什么叫做怨了!现在我每月有2千多退休金花都花不完,我还怨什么?”

如今我也当了父亲,人到中年。现在想想妈妈这一辈子确实不容易。

1946年妈妈生于瑞安虞池街一个家境殷实的地主家庭。父亲是位善良迂腐的教书先生,母亲是素有“比户书声”的小沙巷黄家的大小姐。可不幸的是妈妈出生后一个月,她母亲就撒手人寰。没过几年,解放了,因为外公的地主身份,家里的田产被分了,也搬出了庭院深深的大宅门。不幸接踵而至,在妈妈读小学三年级时,外公因一场政治运动遭受了牢狱之灾,不久就病逝在牢中。家中的顶梁柱轰然塌下,老老少少的十一口人竟没有一个能挣钱养家的整劳力。妈妈从此辍学去做个看孩子的小保姆。为了生活妈妈做过许多零散的小工,曾因织渔网而不小心被机器切去了半根手指。妈妈的初恋在60年代的瑞安小城以“伤风败俗”而悲剧落幕。与爸爸结婚后,妈妈既要在家属厂上班,还要拉扯三个孩子,有时还做点小买卖。爸爸去世后妈妈几次毫不留情地斥走了劝她改嫁的好事者。

去年,哥哥买了新房子装修一新,请妈妈搬过去一起住,可妈妈就是不情愿。我问她何故,妈妈只说:“我搬走了,你爸要是回来了,没人给他开门,他要急的。”

妈妈真的老了!妈妈都说起“鬼话”了!

今晚,我要留妈妈在家过夜,可妈妈执意要走。我知道她是不想给我添麻烦。临走时妈妈细细簌簌地从衣兜里掏出一本存折和几张存单交到我手里,“你和你哥结婚时妈没给你们买房子。现在妈有退休金了,我攒下了一些钱。我老了,记性不好了,你就替我收着吧。”

妈妈要回去了,一步一步缓缓地走着。

妈妈终于老了,一幕一幕孤独的背影。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