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悦读| 故乡的水

2017/02/16 11:18 来源:温州日报 编辑:程潇潇 浏览:3878


“鱼米香,水成网,两岸青青……”一只小船上银铃似的歌声从不远处的水面飘了过来,周边的江南水乡景色衬着歌声使人陶醉。我的家乡鹿城,北面有瓯江滚滚而过,城东、城南、城西、都被塘河水系包裹着。城内则是河汊纵横,真是出门见水,走路过桥,人们生在水边,活在水旁。

那时,城中的清净河水几乎可供饮用,但是,人们都喜欢那更甘洌的井水。各大宅院都自备水井,而广大民众都依赖各个街区按水脉开凿的公用水井,清井周边砌有围石及排水沟,防止洗灌污水反流弄脏水源。好些地方因为井而命名。如百里坊因小虹樁石井,当地就叫“石井佛前”;瓦市殿巷巷底有甜水井,旁边就叫“甜井巷”;来福门的八角井,地名就叫“八井门头”;那南门大井,由于有铁围栏地名就叫“铁井栏”;中山公园旁的井,竟文绉绉地叫“池水琴”。而有些水井,别有动人的传说与之匹配。童谣中“松台山上仙人井,妙果寺里猪头钟”,更指证了这些事。还有华盖山半山腰,太王洞天道观旁的“砚瓦槽”,一小泓清泉,不管天如何干旱。而这小潭清纯甘洌的泉水永不枯竭,人们都说这是早年白日飞升的道术,施法恩泽众生的仙缘。

其实温州郊外很多河水也很清澈。如上河乡白泉的水;南塘的河水直接作的豆腐,也以质美味纯见称。小南门“渡船八头”则是干旱时,城里的水载船的送水点。就连城北靠江的麻行一带,在落潮时将江水取来淀清也竟无咸味。城内最著名的淡水小河段,如信河街的杨名坊,县学前的南侧河,虞师里的月光池,都是水清见底,少许的水鳃草和偶然看见的小鱼,更衬托出水的清澄。那郭公山下的“白莲塘”,南门外的“荷花塘”都是大供水湖。还有那包含“落霞潭”的九山湖,更有使人有直通龙宫的遐想。故乡的水色河山。不仅养育了千百的民众,也陶冶了历朝温州士子的秀气胸怀。

长期生活在水甜甜的江南乡土中,是感不出水的恩泽的。当我上学及工作到北方后,方能体会到伊的可贵。那一次去天津,好客的友人泡了一杯热茶款待我,并特别声明这杯茶用的是你们浙江的龙井茶叶。当我喝了一小口后,顿觉一股涩味,但碍于面子,还是道了谢。以后南下到了上海,心中想这下总不会再喝津门那种盐碱水了,但上海的水味虽不涩,还是一股浓浓的漂白粉氧水味,把原先喝佳茗的好梦无情地粉碎了。

随着生产发展,人口增多,加上规划与管理上的失调。温州近旁水域也风光大变,南塘虽有月色,但河水早已今非昔比。城内河汊也变成道路,水井大多填废,留下几个欲与景点相配的也是井水脏浊。虽说安装上自来水,从遥远的湖溪引来山泉,改变了饮水变差的被动局面。可是昔日的田园风光的江南水乡,只出现在影视画面中了。那滴水叮咚,涓涓细流、粼粼水面,也是脑海中的词汇了。

“地动山河铁臂摇,六亿神舟尽舜尧”。是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我们浙江提出“五水共治”开始环境治理的先声。看来山头变绿,河水变清,还我江南水乡的历史真面目,已是指日可待的事了。俗语说“河水清,圣人出。”那水光潋滟,山色空蒙的景色,那喝山水吃田鱼的诗意日子,即将来临。故乡的云,故乡的水,让我们早日回到孩提时代好山好水的好辰光。



来源:温州日报

吴光/文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