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梅花笺:信纸精致年代的梅花雅事

2017/02/15 04:59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游历 浏览:3480

  • 本文导读:信纸精致的年代,有泥金冰纹的梅花笺。二三梅枝,纸上疏疏弄清影,梅花笺落墨,便晕而生烟,逸散清雅之气,如风送落梅香,一阵香压一阵香。
  • 3

王太生

信纸精致的年代,有泥金冰纹的梅花笺。二三梅枝,纸上疏疏弄清影,梅花笺落墨,便晕而生烟,逸散清雅之气,如风送落梅香,一阵香压一阵香。

梅花笺落笔,适宜写些什么?在我看来,不必写上大吉大利,空泛矫情的话,以及其它励志语言。

梅花笺上画梅花,红梅、白梅、粉梅……花团簇簇,重重叠叠。梅花画在信笺上,把整张纸都染香透了,然后再坐下来,屏声静气,提笔写画点什么。

纸笺上点一条鱼,用淡墨勾,鱼便游在梅花疏影中,嘴巴噏合,便是微凉春水中叼一瓣落红梅花。鱼乐,人也乐。

梅花笺上描一溜远山,人若站在一株梅树丛中。看山有梅树做衬托,远山不远,就在北窗外,远山爬在梅树之上。

画一窝麻雀,会听到麻雀在檐下啁啾。听麻雀啁啾,人是闲的,便会想到麻雀一家子的事情,它们会为收入少而烦恼吗?会争吵吗?这几只雀,对生活的要求会满足吗?

梅花笺上画美人,美人住在梅花中。南北朝时,寿阳公主天生美貌,有一天她在宫里玩累了,躺卧于宫殿檐下,其时恰逢梅枝盛开,一阵风吹过,几瓣梅花落在公主额头。梅花渍染,留下斑斑花痕,寿阳公主没有去美容院设计妆容造型,却得一奇妆,就像诗人偶得佳句,从此将“梅花妆”贴在前额,被衬得更加妩媚。

笺页上画杨柳船,船、柳雅致。垂柳是柔软的,春水是柔软的,船亦是柔软的。在春天,一切都是柔软的。柔软的纸笺上,一叶扁舟,老柳细枝,丝线如帘,有一人斜倚船上,他这是要去哪儿?恍若是我几年前,站在岸上,想借一条船去远方。

画美人太俗,画神仙太雅,梅花笺上宜写几句真性情。

我若得一页梅花笺,定不舍信手涂鸦,思量良久,大概会写上这样的句子:晚生居俗世,常闻酒气、烟火气、香水气、汽车尾气,久不闻梅花香,心存一愿,在地脉转阳,氤氤升腾时,邀一二好友,去看南山梅花。

梅花笺应记梅花事。南宋诗人杨万里在他的《普明寺见梅》中写道,“城中忙失探梅期,初见僧窗一两枝。犹喜相看那恨晚,故应更好半开时。今冬不雪何关事,作伴孤芳却欠伊。月落山空正幽独,慰存无酒且新诗。”杨大叔觉得梅花“半开时”最好,空山寂静,我一个人正好观梅花。诗人还喜食梅花,曾笑嘻嘻地对友人说,“老夫自要嚼梅花”。

梅花笺上宜载交情。南朝诗人陆凯,自助游,行至岭南横浦驿梅岭,忽忆长安好友范晔。老陆便折梅一枝,托驿使快递送去,并附纸赠诗云:“折梅逢驿使,寄予陇头人。江南无所有,聊寄一枝春。”虽是秀才人情,花钱少,浪漫大于实际,却也脉脉温情。

梅花笺描摹朴素的日常场景,便满纸烟火、烟水气。

梅花笺上画白菜,民以食为天。这棵肥硕的大白菜帮助人度过寒冬,在北方贮存于地窖,在南方置于墙角,到了春天还没吃完,白菜帮子可炒可炖,有一锅子美味。人们喜欢它身上某些特别的东西,不高不贵,高低搭配,内敛亲切,叶片具有平民的光泽,温贫老暖,适宜入画。

梅花笺上作茶肆,茶水泼了一桌子。这些百姓生活的温情场所,三教九流,芸芸众生,茶肆的一角有两个人在喝茶,白瓷杯子里冒着热气,咧开大嘴,叭叽叭叽在吃翡翠烧卖、笋肉包子。

梅花笺上添鸡雏,纸上闻清声。小鸡雏挤挨一起,或四处散开,,一团黄澄澄的小绒球,茅草枯藤下,四处滚动,“啾啾”争食,乡下庭院破岑寂。

梅花笺上濡栽几棵豌豆,蝴蝶飞过豌豆花。野豌豆,在古代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薇。《诗经》里,“采薇采薇,薇亦作止。曰归曰归,岁亦莫止”,说的是野豌豆。豌豆花,是一朵好看而耐看的紫色花。

梅花笺上画山野樵夫,一山一村一樵夫。天地间最大的是人,虽然一人如豆,做的事也渺小琐碎,但人的内力和张力,如一扇门,是向外开启的,一声吆喝能将一张画撑满。

信纸柔软的年代,言简意赅。纸笺写着从前雅事,过去的老情分,老交情。

梅花笺不记田亩房产,金银珠宝,也不适合记账、打白条,专记意境清新隽永的事,春天开始时,一些美好的东西。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7 温州日报报业集团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浙新办[2001]19号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2110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