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温州日报 > 新闻播报 > 温州晚报

姑苏繁华图

2013/05/26 11:47 来源:温州晚报 编辑:胡安攀 浏览:2784

近代小说《孽海花》,乃吴江人和常熟人之合璧。小说开头第1、2回,由名号“天放楼主人”的吴江金天翮(1874-1947)开写,然后再由常熟“东亚病夫”曾朴续完。

章太炎晚年,1924年,在苏州设“章氏国学讲习会”,以著述讲学为生。金天翮一度入会,担纲讲师。讲习会旧址在今天苏州城的哪个角落?无人知晓。

近代最早刊载沈复(字三白)《浮生六记》这本湮没乡里的名著者是常熟人黄人(1866-1913),字摩西,一生博学多才。自述“朝饮獐血,夜聘燕脂,无一日不亲文史,而倚马横槊,动辄成帙,随手弃去。”(《蛮语摭残》)。我们今天深为书房四壁拥有一小册如此缱绻的“芸娘”旧事而自豪喜悦,皆应感谢这名生平“如入灵宝琅环,触目皆见非常之物”的常熟诗人、异人、怪才。他与另一常熟文士组织一文学社,社名竟叫做“三千剑气文社”!

包天笑,清末出生在苏州西花桥巷,其祖居阊门外花步里,1906年时三十岁,由苏州移迁上海。在诗作《藕丝》、《自叹》等处写有“文章无用人飘泊,惆怅樽前再赋诗”。明明晓得文章无用,却又要替“无用”写诗。又有“曼殊骑驴到苏州,柳色青青笛韵幽”,“悠悠六十年前事,忆否儿童扑满图”等句传世。

我居苏州一年余,却不知道“西花桥巷”、“苏步里”在何处。

苏曼殊(1844-1918),1903年时居姑苏旧城,任教于苏州吴中公学,英语教员。他写苏州的诗,大家都知道了。另一个著名人物:易顺鼎(1858-1920),湖南人,写苏州诗篇,大概就没那么有名了,却也一样地好。如《丙戌十二月二十四日雪中游邓尉》:

石壁寒云上佛龛,

诛茆僧去剩空庵。

极天风光无人画,

付与渔家一片帆。

纳兰性德逝世前一年,随康熙皇帝南巡到江南,日日为苏州水乡景色倾倒,写出大量词赋写信给知己好友。无锡人顾贞观:“倘异曰脱屣宦途,拂衣委巷,渔庄蟹舍,足我生涯;药臼茶铛,销兹岁月。”“皋桥作客,石屋称农。恒抱影于林泉,遂记情于轩冕,是吾愿也。”游览苏州时给自己取号“楞枷山人”。后人评介:“所为乐府小令婉丽凄清,使读者哀乐不知所主,所听中宵梵呗,先凄婉而后喜悦”(顾贞观),“纳兰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北宋以来,一人而已!”(王国维)。

渔洋山人王士禛(1634-1711),山东人。顺治十八年(1661年),28岁时自扬州任上,一路乘船游苏州。“是春以例往松江,诣直指。次浒墅。闻邓尉梅花盛开,遂轻舟入太湖口,自光福、元墓留圣恩寺四宜堂。信宿而返,舟泊枫桥,过寒山寺,夜已曛黑、风雨杂遝。山人摄衣著屐,列炬登岸,径上寺门,题二绝而去。”(《渔洋山人自撰年谱》)

日暮东塘正落潮,

孤蓬泊处雨潇潇。

疏钟野火寒山寺,

记过吴枫第几桥?

——王士禛:《夜雨题寒山寺寄西樵礼吉》

上述诗人,多为一百年前辛亥革命前后,或清朝初年人物。历经近代中国,更经历了姑苏旧城的风雨点滴。

“皋桥作客,石屋称农。”——我真想立即找人刻成印章,把这8个字,倾心把玩一生。

千年上下,多少国人抱憾,多少文人志士,让自己的一生空余下蹉跎?

我总觉得,王渔洋28岁那年的“邓尉探梅”,根本不像是现实生活中的实际经历,而像中国古今文人集体的一场梦,一个梦境;主人公无名,或叫王渔洋,或称阮步兵、陶潜、纳兰容若、东坡……是古画中一个深山里的人影,投射在古中国心性深处一个若隐若现的影子……瑞士人荣格有“集体潜意识”学说;中国人,中国文化,则有“集体入梦”现象。文人梦,是其中最精妙、雅致部分,浩大、繁复:

“……轻舟入太湖口,……泊枫桥……山人摄衣著屐,列炬登岸,径上寺门,题两绝而去。”

相关搜索:姑苏

相关新闻

游姑苏盘门 品吴韵古风

苏州调整行政区划 设立姑苏吴江二区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1]19号 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