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退休第一天

2020/08/24 00:02 来源:温州晚报 编辑:游历 浏览:6882

  • 本文导读:清晨,我被窗外的鸟叫声唤醒。我的眼睛仍然是闭着的,但我知道,天已经亮了。我经常会在清晨听见这种声音,然而,今天听起来特别的悦耳,特别的不一样。
  • 3

□陈健云

清晨,我被窗外的鸟叫声唤醒。我的眼睛仍然是闭着的,但我知道,天已经亮了。我经常会在清晨听见这种声音,然而,今天听起来特别的悦耳,特别的不一样。

没有马上起床,我在努力回忆,回忆昨晚做的一个梦。梦境不是很清晰,静心梳理一下,朦朦胧胧的还是留住了一些记忆:梦中的自己背着一个沉重的双肩包,沿着一条时而宽敞时而狭窄的山径,去爬一座很高很高的山。一路攀登,或而云雾缭绕,方向难辨;或而阳光明媚,天高云淡。走过不尽的坎坷,越过无数险阻,终于登顶。

山顶很平坦,是一片草地,山花飘香,空气清新。不远处有一幢小木屋,绿萝藤蔓铺满屋顶。小木屋后有一个小池塘,旁边有一菜园,还有一架水车,一副原生态的田园生活景象,仿佛进入了童话世界。先沿着草地走了一圈,然后折回,走近小木屋。我小心翼翼地推开门,随着咯吱的开门声,借助外面的光亮,隐隐约约看到里边很旧、很乱,正要进入,小木屋竟然消失了。醒过来,原来是一个梦。

今天是我法定退休的第一天。此前有朋友再三邀我再去发挥余热,我当时应付道:待退了再说。是就此退休,还是退而不休呢?还在犹豫。昨天朋友又给我来电聊了一堆废话,我知道,这是在催我。我想,这几天应该给一个明确答复。这个梦和此事有关联吗?是不是已经给了我一个什么样的提示呢?

睡意全无,立即起床,喝了点水,活动下筋骨,自己动手烧了一碗海鲜面条。

早餐后,先到菜场去转转。喜欢逛菜市场,这是多年养成的习惯。有时出差,甚至出国,只要有时间、有机会,我都会到当地的菜市场看看,没有理由,就是喜欢,只看不买。家到菜市场只几分钟的路程,一支烟工夫就到。菜场人声鼎沸,很是热闹。经过重新翻修的场地明亮整洁,地上没有积水,按照果蔬、水产、肉类等分类排列、井然有序。我先到了海鲜摊位,没有想买,但经不住鱼贩热情招呼,还是买了两条鮸鱼和两只梭子蟹。回来路上又在路边摊买了两棵很光鲜的白萝卜。

回家却没看到好脸色。鮸鱼眼睛没光泽,不鲜;梭子蟹很瘦;而白萝卜竟然是空心的。这时,我想到了远在宁波的母亲,老人家是买菜的行家里手。她在,一定会教我。

我看气氛不对,赶紧开溜。孩子的婚房正在装修,上午约了衣柜设计师,我就提早出门了。设计师按约来到现场。设计师个子很高,估摸有1.8米的样子,是一个很帅的小伙。不知为什么,后脑勺却扎了一根马尾巴一样的辫子,看上去就有点不伦不类了。也许是我的偏见,他自己肯定不这样认为。可能第一印象影响了我对他的看法,他提了几个方案,均被我否决。否决的理由是没有能够使我眼睛一亮的创意。我认为住宅的装修设计,不单单是要强调风格本身,更要关注样式背后的美学特点,还要注重色彩、线条、比例、主从和空间的结合,这样才能摆脱固旧思维,体现个性特点。我们的对话没有交集点,“马尾巴”一时也没有了主意,只能找个理由赶紧结束不会有结果的讨论。

回家已是11点半,中饭后稳稳地睡了个午觉,便独自一个人去附近的杨府山公园散步,初秋季节的公园是一年中最美的。沿着湖边小径,周边是层次分明的秋色,几只蝴蝶在粉红色的月季花丛中翩翩起舞,空气中弥漫着菊花的香气。阳光和煦,游人不多,公园一片静谧。难得清闲,择湖边一位置静坐发呆。不一会儿,步道边的长椅旁,来了两位拄着拐杖、头发花白的老人。老爷爷要坐,老奶奶拦住了他,弯腰把座椅上的一根树枝捡走,然后扶着老爷爷缓缓坐下。坐下以后,老爷爷转过身来,伸手将挡在老奶奶脸面的白发捋后,缠绕,夹好。老奶奶平静地、安然地坐在那里,如一朵静美的花,任由老爷爷细心整理。

此情此景,令人动容,我仿佛看到了父母的身影。父亲今年84岁,可能是遗传了祖母的帕金森毛病,50多岁开始双手微微颤抖,随着年龄的增长,愈演愈烈,现在连吃饭都要母亲帮助。母亲今年83岁,耳背,接听电话都困难,只要外出,父亲就会陪伴左右,怕出意外。父母一辈子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现在更是时刻相随,谁也离不开谁。

就在这样想着的时候,电话响了,显示是父母来电。接通电话,我半天说不出话来,我的眼眶湿润了。我赶紧站起身来,背转过去,想对父母说句什么,终于没有开口。

每当生日,儿时是一碗鸡蛋生日面。离开父母以后,自从有了电话通信,每年的11月9日,母亲都会叫父亲打来电话,提醒今天是我的生日,并祝生日快乐。电话那端的“生日快乐”,响在耳畔,飘在空中,久久不能散去。

挂了电话,借用电视剧《我的前半生》中女主角唐晶的一句话,编了一条短讯发给我的朋友:“一路上山,什么风景都看过了,现在决定下山。谢谢您的邀约,我们后会有期。”

随即,用手机预定了隔天到宁波的动车票。

树上有几片黄叶悠悠飘下,落在地上不停地打转。这时我才感觉到有点冷,起风了。两位老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我拽了拽外套的衣领,沿着湖边步道,迎着远处一抹如血的残阳,起身回家。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浙公网安备 33030202001652号

浙ICP备09100296号-1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