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瑞安陈岙村的“先手棋”

2020/08/07 09:43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王一川 浏览:2015

  • 本文导读:现在的陈岙村,“小别墅”整齐排布、干净整洁,清清河道沿着村子从大罗山蜿蜒而下,河道内有漂流、露天游泳、游览观光等项目。
  • 3

陈岙村风光。 尤豆豆 摄

赴瑞安联合采访组 支俊武 尤豆豆

程潇潇 李显

“1995年我嫁过来时,都不敢带朋友来家里做客。”站在清澈的小溪边,烈日下戴着墨镜的郑女士笑着说起20多年前的往事,“那个时候,陈岙村条件比较差,是这一带姑娘都不想嫁进来的村子,和现在差别大了。”

现在的陈岙村,“小别墅”整齐排布、干净整洁,清清河道沿着村子从大罗山蜿蜒而下,河道内有漂流、露天游泳、游览观光等项目,河道两侧是村民休闲娱乐公园,孩童在尽情玩耍、老人悠闲地打着太极……村民的家门口就是山清水秀的湖光山色。

难以想象,这个崭新的美丽乡村,十几年前却是一个遍布违建厂房、污染严重的地方。而这一切变化,不得不提到一个人——陈岙村党支部书记兼村委会主任陈众芳,正是因为这位带头人的一招招先手棋,让陈岙村摇身一变,成了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的现实样本。

当头一“炮” 为一棵枯树立“警示碑”

陈岙村里有9棵苍翠挺拔的古榕树,其中村入口处的一棵古木已经540岁了。陈岙建村800多年,这些古树陪伴着一代代的陈岙村村民。

20世纪90年代,陈岙村家家户户开始搞起家庭作坊,从事汽摩配、电镀等行业。一时间,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小厂房,一公里左右的溪流边就多达五六十家。不久之后,这些小作坊肆意排放污水、废气,导致陈岙村环境日益恶化。

“2005年,一棵120岁的古榕树就因为环境污染问题,最终枯萎死去。村民们想尽办法对它进行救治,最终还是没能成功。”陈众芳说,这棵榕树的枯死深深刺痛了世代生息于此的村民。

为此,村里组织召开会议,下定决心向自己“开炮”——把榕树边上的违章厂房拆除,在榕树种植区域建立绿化景观带。“遮风挡雨滤烟尘,苍郁葱茏十二旬。一自村头污水沴,枯枝不复庇乡邻。”如今,在枯死的古榕树边上,村民们专门树立了石碑作为纪念,并以此警示后人。

“祖先为我们留下了这些百年榕树,是村里宝贵的财富,我们这代人也要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片净土,让后人记住肆意污染环境的教训。”陈众芳说。拆违后,河道又足足治理、沉淀了两年,才恢复了往昔的清澈。

让环境变好,还要解决垃圾问题。陈岙村先人一步,早在三年前就开始垃圾分类。村民需要把垃圾分好投递到垃圾投递站,垃圾袋上有二维码,可以扫码溯源,并设立“红黑榜”“积分制”,村民年底可用垃圾分类的积分换取礼品。如此一来,村容有了新模样,村民脸上也挂满了笑意。

日拱一“卒” 凭一条小溪建“产业带”

陈岙村坐落在大罗山脚下,独特的地理位置,造就了陈岙村独特的景观。村附近有一条1750米长的溪流,曾经是“洪水猛兽”,如今却成了村民的“聚宝盆”。

过去,洪汛来临时,这条溪流因水位飞涨危及村庄,而等到旱季时,村周边又经常缺水,令村民很是苦恼。怎么办呢?陈岙村人想出个改造计划——2003年,他们在村里挖凿出一个蓄水山塘,把这股清水蓄起来,既能解决村里的生活用水问题,而且还可以供水给附近的塘下镇,每年获得上百万元收入。随后十多年,陈岙村发扬“过河卒”的韧劲,对溪流进行了全面整治改造,拓宽河床并分段拦蓄,昔日易涨易退的山溪成了缓缓流过的平静河道,再也不会“捣蛋”了。

不仅如此,陈岙村大力做好“水文章”,开辟了多个水上项目,成为周边城乡居民夏日休闲避暑的选择之一。陈岙村的游泳池,即由村民与村集体联合出资350万元共同建设。陈众芳带领村民想到就干:“图纸是我在办公室画出来的,43天建成!”游泳馆建成后营业,短短3个月内就累计接待9万多人次,营业额达270多万元,最高峰时日接待甚至达到了5000多人次。陈众芳说,成本当年就收回了,且这几年游泳池每年为村集体带来了300多万元收入。

此外,塘下镇陈岙村漂流项目总长度1700米,落差达168米,总投资1000多万元。漂道主要依据山体的特征开展建设,有平缓之处,也有落差较大的。“我们去很多地方考察过漂流,陈岙村这样的长度和落差,在浙江也是少有的。”陈众芳说。

如今,“五水共治”理念早已深入老百姓的心里。可在15年前,很少有人意识到水资源的重要性时,陈岙村就对河水“下手”了,从整治改造到“卖水”赚钱再到投资游泳池、漂流项目,他们从未改变的是共同守护“绿水青山”的理念。

胸有成“局” 为一座村庄做“规划带”

落子为要,布局为先。2002年,一项规模庞大的旧村改造项目开始启动。陈岙村首先实施了一个在当时极为超前的举措,请规划专家为村子做一个整体规划,把乡村当做城区进行整体经营,全村被分为生产、生活和休闲等不同区域。

与此同时,陈岙村实施了另一件挑战世俗陋习的大事,对村后的两块乱坟山进行了“青山白化治理”,5000多穴坟墓全部迁入了统一规划的陵园。移风易俗时,陈众芳为了做工作磨破了嘴皮子。“我们这代人不努力,下代人更辛苦。”这句话打动了许多老人。2010年,陈岙村整理出的70多亩乱坟地,在公开招拍挂中拍出3.5亿元的高价。

有了这笔可观的收入,村居的规划建设迅速获得了有力的支撑。陈众芳说:“旧村改造是百年大计,绝大部分陈岙村的村民已经不再从事农业生产,因此居民小区就以城镇化的模式建设,以适应村民未来的生活和发展需要。”

“我们保证拆迁后的村民每户人家至少有160平方米,改造后以每平方米2470元的建造成本卖给村民。村庄改造后,原来很多已经搬离陈岙村的村民,又重新回到了村里生活。”陈众芳说。

现在城市居民还在为小区内的车位少、停车难发愁,但早在2005年,陈岙村借鉴既往城市规划中的经验,利用地下空间建设了770个停车位。这770个车位,可以保证每户人家至少拥有两个车位。“我们都是车停楼下,人直接上楼,从不担心车位,即使朋友来玩也不操心。”一村民说。

而且2015年开始,该村就用“邻长制”管理村庄,村民之间发生矛盾后,先找邻长解决,如果能调解最好,调解不了再找村支书。陈众芳说:“推行邻长制,减少了村民之间的矛盾,我们不仅要让村庄变得好看,还应该让大家过得开心。”

走在陈岙村,记者看到溪边公园里,一位中年男人正打着太极。他姓刘,今年58岁,龙湾人,每天早晚两次开车10分钟来陈岙村公园锻炼,已经坚持5年。他说:“如果自己村也能搞得这么好,简直做梦都能笑醒啦。”

78岁的陈老伯刚从山上下来,他每天都要沿着村里新建的游步道徒步1个多小时。在老人的印象里,这里10年前是一片杂草丛生、污水横流的小溪滩,满眼乱坟,鲜有人敢踏入。“现在可不同了,有了这条步道,附近不少登山爱好者都被吸引过来了。”

早年嫁到这里的郑女士也大大方方地邀朋唤友过来游玩,“觉得景区开发得挺好”。她指了指皮艇上的一班年轻人说:“这是我女儿,高考刚结束,带杭州的同学来漂流,同学们都很羡慕,老家这么漂亮。我们家还分到了村里的‘小别墅’,现在朋友反而说我嫁得好呢。”

小村如棋,村民们正期待着陈岙村更精彩的“下一步”。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浙公网安备 33030202001652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