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青年是一顿早午餐

2020/07/30 00:03 来源:温州晚报 编辑:游历 浏览:5971

  • 本文导读:董桥曾有一篇文章名曰《中年是一杯下午茶》,读罢思绪万千,让我不禁品味起我的青年来,若真要说说青年,那我觉得青年更像是一顿“早午餐”。
  • 3

□黄梦潇

董桥曾有一篇文章名曰《中年是一杯下午茶》,读罢思绪万千,让我不禁品味起我的青年来,若真要说说青年,那我觉得青年更像是一顿“早午餐”。

日上三竿还睡不醒的年龄;一天三顿还吃不饱的年龄;望着窗外春光却只能享斗室秋色的年龄。青春是踏着脚下的路还望着白茫茫远方的年龄;是大口吃香喝辣不计后果的年龄;是初来乍到跌跌撞撞的年龄。

青年是早午餐:饱梦一场童年时光,带着饥肠辘辘的躯体奔赴成人的世界,开始一场于现实中短暂、于幻想中漫长的盛宴华筵。中年的下午茶在骄阳中蒸发,晚年那些令人生惧的清汤寡水还未曾入怀。总之这顿早午餐是用初生的浪漫调一杯五颜六色的冰镇鸡尾酒、以凌云的壮志为酱料做一份五香酱牛肉、在汤汁浓郁的瓦罐猪蹄中浇上几滴不服输的泪水。青年是在束缚中开始,在放纵中迷惘,在半成熟中结束的。是早晨舒展在床上怀抱着一枕桃花般明艳的碎梦缠绵不休;是午后斜卧在广场草地上的小帐篷里手捧着一本含孕群星般深沉的诗集反复吟诵;是夜晚独倚在寂寞窗台点上昏暗的小灯凝视着颗颗晶钻般闪亮的寒星遥寄情思;没有捧着发黄相册细数生活的步履;没有对着镜子端详岁月的足迹;没有望着夕阳慨叹时光的无情。青年像甜到发腻的太妃糖,不过是被火热的温度烤到半化了的,青年的字典里从来没有“恰到好处”,它拥有的一切不是太多就是太少。它像一张华丽的波希米亚风格地毯,铺垫着不够确切的未来。

青年飘浮在天空还蒙着透明的灰又含蓄地泄露出丝丝缕缕亮光的清晨;融化在骄阳似火万物都似小鲜被烹煮的正午;绽放在牵着一只柔软的手迎着绮丽晚霞施施而行的黄昏;也隐匿在相依相伴互诉衷曲中惊觉早已月上柳梢头的夜晚。青年集合了所有复杂的,隐蔽的情愫,它像一段随心而作却意蕴丰满的小诗,一字一句随着音韵在唇齿间摇曳生姿。

青年是草木猗蔚、花影扶疏之下的暗流涌动,是风起云涌、惊涛拍岸之后静赏水天一色的美好。身在青年不知年华为何物,张扬的个性和遥远的梦想把时光拉得又细又长,年轻的我们却咿咿呀呀不知身在何方。青年以它短暂的生命诠释了几乎一生的荒诞,把苟且和平淡揉成一团掷向迷雾中的远方,手捧着玫瑰花束在荆棘丛林中欢笑一场,青年不是滋生安乐的温床。

莎士比亚说:“时间会刺破青春的华美精致,会把平行线刻上美人的额角,它会吞噬珍世稀宝、天生丽质,没有什么能逃过它横扫的镰刀。”可见在莎翁心中,青年时期是稀世珍宝,华美而精致,但它却是玻璃做的艺术瑰宝,在时间面前显得不堪一击,我们还未等沸腾的血液平静下来,已错过青年的美景:“韶华不为少年留,恨悠悠,几时休。”

青年是妄想越来越多,体型也越来越胖的年龄。眼里充满外界的五光十色,心也游走在理想的摩天大厦。而青春却绝不是“颓废”的代名词:钱钟书的青年时代因横溢的才华而璀璨,他十九岁凭借着超群的国文和英语水平破格被清华大学外语系录取,入校不久便名震清华。而金刻羽可谓是将美女与学霸完美融合并发挥到了极致,十四岁拿到名牌高中的全额奖学金,只身一人在美国求学,而后顺利考入哈佛大学并成了LSE最年轻的终身教授。很多人将青年作为造作的资本,可其实青年不过是一场时间有限的表演,有宽敞的舞台和足够闪亮的聚光灯,你可以选择一本正经抑或是插科打诨,时间到了观众散了,你也该走了。青年是积蓄力量与消耗力量的矛盾体,得过且过与全力以赴的势力此消彼长,激情附在指尖轻轻跳跃在青年的弦上,一不小心就拨弄出一曲月光。青年不是目标的乱葬岗,在真诚地仰望群星之时,你也在发光。

年少时光,在时间中流逝在记忆中珍藏,在成熟的行进中变形在苍老的年华中飞扬,它是那股帮助我们度过枯涩暮年的力量。青年是个孤独的阶段,鲜明的棱角让自己张皇失措,遍体鳞伤,时间的火候不够,我们都在生活的锅子里保持着半生不熟的模样。如此这般,我们用特立独行的姿态诠释着“是青春的底蕴就是孤独,抑或是孤独弥漫了整个青春。”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浙公网安备 33030202001652号

浙ICP备09100296号-1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