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唐湜的启蒙老师

2020/07/07 09:24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单晖 浏览:2468

成人左一为唐湜,左二王季思,左三王季思的原配夫人徐宝珠。 资料图片

曹凌云

今年是九叶诗人唐湜先生诞辰100周年,他以诗歌和评论驰名,戏剧和翻译成就也不可小觑。那么,他最初是如何走向文学之路的呢?谁又是他文学上的启蒙老师?

唐湜出生在温州老城东郊杨府山一家书香门第,祖父是大地主,坐拥一千多亩田地;外祖父、外曾祖父都是清朝秀才;父亲唐伯勳继承祖业,后又开店经商、投资办学。唐湜乖巧聪颖,不玩耍儿童游戏,却常常挤在大人堆里看古戏,那时候宗祠、佛殿大多有戏台,过年过节会有草台班子来演戏,热闹时两个戏班“斗台”,他让一位族公背着去看戏。有时候,唐湜也跟着大人坐摇橹小木船去附近水心殿看戏,戏台搭在河岸上,他们就坐在船上观看。

放暑假是唐湜最开心的日子,母亲会带上他到外婆家度夏,外婆家在乡下一个叫上田的地方,要坐一个钟头的客船。河道绵延,沿途空旷,一路上多为稻田、农舍,稻子已经金黄,快要收割了,知了一直在嘶叫。乡野的景趣,农人的耕作,给唐湜留下深刻的印象。可是,唐湜想去外婆家的着眼点还不是这些景物,而是那里有他特别亲近的一个人——季思舅舅。

唐湜母亲王丽则有四兄弟、五姐妹,二弟王季思学名王起,自幼熟读经史子集,热爱戏曲、小说,小学未毕业就考取浙江省立第十中学(温州中学前身),后转入瑞安中学就读,1925年考入东南大学中文系,毕业后在浙江、安徽、江苏几所中学任教。过暑假时,王季思总带着妻儿回家消夏,住一段时间。唐湜见到季思舅舅,把平时在看戏中积攒起来的一连串问题,向他一一寻求答案。20多岁的王季思已经开始研究元曲,写过不少诗词和散曲,还在闻一多的指导下创作话剧和新诗,对于天真无邪、童稚未脱的外甥唐湜的问题,也都不厌其烦给予详细解答。唐湜上中学时,已知晓了不少戏曲知识,喜欢上了文学。假期里,季思舅舅不仅为他解疑释惑,还把从外地带来的唱片放给他听,其中有昆剧《连环记·梳妆掷戟》《林冲夜奔》,有京剧《单刀会·训子》《玉堂春》,有《牡丹亭》《长生殿》等,这些南北曲文采璀璨,诗情盎然,旋律旖旎,还带有一股雄豪之气,唐湜一听再听,喜不自禁。听得多了,他也学着哼唱几句,自得其乐。二舅还收藏有许多线装本的元明杂剧和明清传奇,如《元曲选》《鸣凤记》,都毫无保留地供他翻阅,他手捧这些发黄的古书,读得囫囵吞枣,也读得有滋有味。

耳濡目染许多年后,唐湜懂得了古典戏曲的文化内涵,戏曲文学渗透、融入到他文学生命的血脉之中。

1943年,唐湜考上浙江大学外文系,开始真正的诗艺探索,1948年毕业后又长期从事戏曲事业,先后供职于中国剧协主办的《戏剧报》和家乡的永嘉昆剧团、温州市艺术研究所等单位,他创作了《东窗记》《罗衫记》《拾翠记》《百花公主》等10多个剧本,撰写了大量戏曲论文,出版专著《民族戏曲散论》等。写作时,唐湜也时有与王季思通信请教,都得到专业而认真的应答。

1996年4月6日,戏曲史家、理论家王季思在广州病逝。7日凌晨,诗人莫洛电话告知唐湜这一消息。两天后,唐湜含泪写下《从南戏故乡出来的曲学大师》:“季思舅父一生为人正直,生活简朴,在古典文学研究,特别是戏曲研究领域内写了百万字的论著,有着光辉的独创意义,发前人之所未发,也给后人以光灿的启示……”他还在《翠羽集》《一叶诗谈》等著作中,多次回忆二舅对他走向文学之路的影响和创作上的帮助。

唐湜的文学引路人,其实还有两位——姨夫陈仲陶和表兄陈桂芳。

陈仲陶原名闳慧,在家乡温州办过小学,办过刊物,组织过诗社、词社。他精通诗词,为南社诗人;他忧国忧民,传播新文化、新思想;他与一些文化名家交往甚密,与章士钊、马叙伦、柳亚子、郑振铎等人都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陈仲陶是唐湜母亲的大姐夫,唐湜叫他仲陶夫姨(温州人习惯把姨夫叫成夫姨),他家在城区康乐坊嘉福寺巷,与唐湜家不远,他家是唐湜小时候经常走动的地方。唐湜经常看到仲陶夫姨与文朋诗友在客厅里谈诗论文,话说得不紧不慢,举手投足很有神采。仲陶夫姨学识渊博,季思舅舅遇到诗词上的问题,也找他商量,请教于他。慢慢地,唐湜觉得古诗词也有新鲜有趣的地方,就练习着写了起来,并拿给仲陶夫姨看。仲陶夫姨对唐湜的习作字斟句酌,表扬他的好词好句,又温和地指出不妥之处,要求修改。受过仲陶夫姨的点拨和教诲后,唐湜有了扎实的古诗词功底,对后来的写作大有裨益。

陈仲陶的长子、唐湜的表兄陈桂芳,长得俊美,气宇不凡,喜好现代诗歌。有一次,唐湜见桂芳表兄在看一本徐志摩的诗集,感到好奇。现代文学方面,当时唐湜只读过冰心的散文诗和一些明清小说。他也想读读徐志摩的诗,表兄当即就把诗集给了他。这是一些风格明丽、追求个性解放,韵律和谐、富于音乐之美的诗歌,唐湜被深深吸引了。他还看到表兄书房里有多本新月派的诗集,也要阅读,表兄又慷慨地借给了他。新月派诗歌抨击现实、同情人民、追求光明、文采斐然,让唐湜爱不释手,他想:这些诗集如果仓皇翻阅,会严重降低其价值,需要用恬淡的心情和大把的时光从容展开与诗境匹配的阅读才行,最好的办法就是拥有这些诗集。唐湜就与桂芳表兄商量,拿自己一箱高丽纸的小说换取《新月诗选》和何其芳的《画梦录》《预言》,表哥也同意了。唐湜如获珍宝,整整一个暑期,躲在自家老宅的东楼上,徘徊在梦中那条明朗纯净的诗意诗风的道路上。这些诗歌,为他注入了一个诗人的文学品质,他在厚厚的笔记本上写下现代的诗行表达自己的幻望,抒发浪漫的情感。

1937年春,唐湜考入宁波中学高中部,该校每个学期编印一本《宁中学生》,第一个学期,唐湜就为它写了三篇稿子:一首百行长诗《普式庚颂》、一篇学习汉园诗人风格的抒情散文和一篇论狄更斯小说的评论。这三篇成了唐湜一生在诗歌、散文、评论写作上的三个起点。唐湜也由此起步,依靠他的天赋才华和勤勉不辍,一路写进了传世经典之列,留给后人数量可观的文学财富。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1]19号 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