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看飞云江截流

2020/07/04 08:01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游历 浏览:6836

  • 本文导读: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常和小伙伴在房前屋后堆沙子,垒小石子儿。堆着垒着,然后大喊一声:牛坑水电站崩塌了!
  • 3

林丽琼

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常和小伙伴在房前屋后堆沙子,垒小石子儿。堆着垒着,然后大喊一声:牛坑水电站崩塌了!于是,把之前堆好的小沙堆,垒好的小石子儿全部捣毁。这样的游戏百玩不厌。其实这个时候,我们嘴里念叨的牛坑水电站还是没影的事儿。这牛坑水电站,就是后来的珊溪水库工程,从没想过,稚童嘴里的水电站会从图纸里走出来。

1997年11月1日,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飞云江截流!那时我正在珊溪中学念高中,适逢周末,又遇到这样的大事件,没有道理不去现场凑个热闹。我拉上几个要好的同学,直奔现场而去。现场很多细节都已经不记得了,还记得的是现场的路很是难走,凹凸不平,不是黄泥块,就是大小石块,深一脚浅一脚,走得极其吃力。再者,现场的人实在是太多太多,我不知道当天现场有多少人,我脑海中的画面感觉是地有多大,人有多多。现场人声喧闹,真的是震动天地。

远远望去,五辆工程车一字排开,此时的飞云江,只剩一个不大的小口了。只要工程车将身上的石块倒入江中,就完成了飞云江截流。随着石块从车上滚入江中的巨响,人们的欢呼声再一次冲上云霄,我现场见证了这神圣的历史时刻。

一个水电站的截流,为什么能够牵动这么多老百姓的心呢?我想,这和水电站建成前的洪水是脱不开关系的。

1990年那个夏天,连续几天的大雨,江水不断上涨,再加上山洪,村民们的神经绷得紧紧的,时不时会有人跑到江边看看,水涨到哪里了。看到从江边回来的人,人们总要问一句:江水到哪里了?水越来越近。

我家谷仓在一楼,此时母亲正带着两个哥哥把谷物搬到二楼。不知道什么时候,洪水已经从家门口进来了,很快逼近谷仓。母亲一看形势不对,拉着我和两个哥哥逃到地势比我们高的邻村。在逃离的时候,水已没到我胸口,我只能靠平日的记忆寻找道路大概的位置,我一脚踩空,水没过我的头顶,那种将要窒息的慌乱至今记忆犹新。洪水淹没了我家一层,这是我第一次遇到这样大的洪水。人们站在高处,看着江中从上游漂下来的猪啊、牛啊、大树啊,惋惜之声不绝于耳。

那次洪水,我不知道给人们造成了多少损失,我只记得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政府常常给我们发救济的衣服。遇到天气好的日子,家家户户在门前的小河里洗刷被洪水浸泡的柜子衣橱等家具。哥哥们还要晾晒他们的书本。被水浸泡后的书本,皱皱的,纸张变厚,散发出霉味,这种味道藏在记忆里却是怎么也抹不去。

也许正是洪水带来的恐惧,才让人们对水库的建成有所期盼。自截流之日起,洪水便不见了踪影。

水库刚建成的时候,人们最盼水库开闸泄洪。泄洪警报拉响,人们便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捞鱼工具立在桥上。此时,人们在桥上一字排开,桥上除了捞鱼的,还有看热闹的,他们眼睛紧盯着江面,有不放过一条无头之鱼的架势。这无头之鱼,说是被水轮机打碎了头,但并不影响口感,有着飞云江特有的鲜。当有人用特制长柄工具捞到鱼时,捞鱼的人自然乐得合不拢嘴,连看热闹的也会不停地手舞足蹈。边上捞不到鱼的,自然是无比羡慕的表情了。

现在的飞云江畔,十里画廊。春日里桃花樱花盛开,江边沿岸一片绯红;夏日,清清的江水为周边的百姓送去清凉;秋日,江两岸层林尽染,五彩斑斓;最美是冬日,江上一层或薄或浓的雾笼罩着,其间一叶扁舟穿梭,摄影师的镜头里留下多少让人惊叹的画面。

所幸童言无忌,珊溪水库建成后,牢牢地屹立在蓝天之下。水库的建成,更让我的家乡自豪地成了温州的大水缸,温州的后花园。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浙公网安备 33030202001652号

浙ICP备09100296号-1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