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和爷爷一起生活的日子

2020/07/04 08:01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游历 浏览:7177

  • 本文导读:夜静静地,独坐窗前,窗外的路灯稀稀疏疏地散发出微弱的昏黄光芒,我的脑海里情不自禁地泛起了爷爷在世时的许多往事。
  • 3

吴香蕉

夜静静地,独坐窗前,窗外的路灯稀稀疏疏地散发出微弱的昏黄光芒,我的脑海里情不自禁地泛起了爷爷在世时的许多往事。

爷爷,是我父亲的养父,勤劳朴实,倔强而善良。据老爸说,在他很小的时候爷爷就来到我们家!当年我们家一贫如洗,一间破败的茅草屋,经常在风雨中摇曳着,是爷爷用宽大的肩膀硬撑起了我们那在风雨中飘零摇曳的家。

爷爷和父亲姑姑们毫无血缘关系,但爷爷却把一生的精力和无私的爱奉献给了他们,甚至毫无怨言地辛苦耕种;这些,父亲和姑姑们看在眼里。

现每回老家,老爸总会帮我们采摘大袋小袋的新鲜蔬菜,我们都会兴高采烈地收下,那时那刻老爸开心得像一个小孩子。

依稀记得,年少时我和大弟是跟着爷爷长大的。当时父母亲为了生计在外奔波劳碌,无奈之下,在我们五六岁时,痛下决心,忍着泪水,把我和大弟托付给了爷爷,从此爷孙仨开始了那朴实而困苦的生活。

那时的爷爷诚然不易,一个大男人,一个爷爷辈的老人,既要承担“爹”的责任,又要尽到“娘”的义务。除了在外辛苦耕田种作,还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匆匆赶回家洗衣烧饭,这委实不易啊。直到自己为人父母时,才更深刻的体会不易背后的劳累和辛酸。

由于过度的操劳,爷爷的脾气甚是不好,整天板着一张僵硬而没有表情的脸,几乎看不到丝缕的笑容。不顺心或我们不听话时,爷爷情绪一上来就怒斥我们,当时小小的我们吓得缩在角落里,用一双无助的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他,爷爷看着这样的我们,也许意识到不该如此对待瘦小的我们,于是快步走过来,而后紧紧地拥抱着我们。在爷爷宽大的怀里,我们哭了,不知是感动而哭,还是受委屈而哭……

那时的我们很怕爷爷,在爷爷面前我们很乖顺,很听话,日子倒过得和谐温暖。

爷爷每天大清早起床,烧稀饭给我们姐弟俩吃,每每这时,我都蹦蹦跳跳地,自告奋勇要求去买豆腐乳或油条,那时最喜欢看爷爷那开心的神情了,因为爷爷开心了,嘴巴一咧,就会奖励我们一些小零食吃吃,当时即使是一点点,我们姐弟俩也开心得不得了。

记得有次清晨,听到家门口有买豆腐乳的吆喝声,立即拿着碗,蹦跳着前去买豆腐乳了,很快两方块红红的豆腐乳就滑落在碗里,扑鼻而来的,不仅有酱香味,还有酒香味,更掺杂着豆腐原有的豆香味。我的眼睛顿时发亮,也许太激动了,回家的路上竟不小心绊倒,碗摔碎了,豆腐乳掉在地上,小手,衣服都染上了,我哭了,哭得很伤心。但这次爷爷没有呵斥,只是深深地望了我一眼,“怎么那样不小心啊?”如果当时爷爷骂我几句,也许我的心情会好受些.过了好久好久,我的内心一直很自责,在那个贫困的年代,不仅仅是豆腐乳问题,而是它背后付出的辛苦劳累。

曾记得有次中午饭后,我们几个小孩在房子边上的小草屋里玩耍嬉戏。正尽兴时,爷爷板着一张脸走过来了,走到我面前,由于当时我营养不良,个子矮小,瘦巴巴的我怯怯地抬头看着他,只见爷爷两眼一瞪,大声怒斥我好像把什么“锄头”卖了、换糖吃之类的言语!当时爷爷那神情,那愤怒的声音,我吓坏了,但同时感到很委屈,什么“锄头”啊?我见都没见过!但幼小的我不敢还嘴,只是低着头满含泪水委屈地站着。

后来爷爷去田里耕作了!那次我特别伤心,独自一人跑到房子后面的山上躲在高粱地里痛哭,不禁想起远在他乡奔波的爸妈。瘦小的身体缩成一团,呆呆地坐着,哭哭停停。

吃晩饭时,爷爷发现我没回家,发疯似的到处找我,最后还是在高粱地深处找到已经睡着的我。回家时,我依然怯怯地,生怕爷爷会再次责骂我,但爷爷什么话也没说,很快地把饭菜热了,他一直静静地坐在桌子旁,用爱怜的眼神看着我小心翼翼地吃饭。此时爷爷才告诉我,那所谓的“锄头”在小草屋的角落里找到了,他说他误会我了,终于松了口气,吃饱喝足后,发现爷爷不是那么严肃古板,不是那么不近人情,而是和蔼可亲,亲切有加。

爷爷在我读小学四年级时,把老爸老妈叫回来了,那时开始,爷爷才卸下身上的压力和责任,终于有自己休闲的时间了。

和爷爷在一起的日子,生活虽过得艰辛杂味,但不乏温暖和快乐。现回想起来,更多的是深远的思念和难以言表的感激。

夜,更加寂静了,当被窗外蓦然而来的汽车鸣笛声惊醒时,勉勉强强扯回那沉重的思绪,发现眼前已是朦胧一片。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浙公网安备 33030202001652号

浙ICP备09100296号-1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