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新闻中心 > 温州新闻

寻找董朴垞遗著想到的——建议出版《董朴垞全集》

2020/06/01 08:07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单晖 浏览:2293

  • 本文导读:希望通过相关人的共同努力,实现《董朴垞全集》整理与出版计划,这将是浙江历史文化建设的一大成绩。
  • 3

 

钱茂伟

民国学术研究,前几年成为热点,不仅热点人物被人不断追踪,即使边缘人物也不断地受到关注。然而,还有一个人物没有进入当代学人的视野,他便是温州史家董朴垞(1902-1981)。他私淑孙诒让,向往曾国藩的做人做事做学问。1930年春,董朴垞进入燕京大学国学所读研究生,导师是顾颉刚,陈垣是所长,可称总导师。他那届的研究生同学是白寿彝。给他帮助最大的朋友是周予同、夏鼐。他是与今日这些如雷贯耳的大人物交往过的人物,你敢小瞧他吗?

笔者1984年随仓修良教授治中国古代史学史。由此,我关注到了《史学史资料》1980年第1期上一个从来没有听说过的董朴垞《中国史学史长编目录》,内容详尽,我十分激动。

因为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史学史还处于重新发展中。80年代初刚刚出的史学史著作主要有三家,一是朱杰勤《中国古代史学史》,二是刘节《中国史学史稿》。接着,就是仓修良、魏得良合作的《中国古代史学史简编》。朱、仓之作,均是简编类作品,很多史籍未及;刘书涉及面宽,史料丰富。简编,适合本科生;对研究生来说,肯定要更为详细,所以我就一直希望有一个长编。当年曾与仓师说过,您现在是简编,不妨接着做一个长编。仓师没有这样的想法,也就作罢。

从《史学史资料》(即后来的《史学史研究》杂志)编辑朱仲玉处了解到,此先生是温州人。可惜,此文只有目录,没有相关介绍,也不知道有否成书。当年信息查询落后,无法知道董先生事迹,以为就是一个计划,没有编纂出来。1986年,白寿彝的《中国史学史》第一册出版了,这是真正的长编。于是,我等待白先生的多卷本早日出版。可惜,白先生后来忙于多卷本《中国通史》的主编了,《中国史学史》编纂停止了。白先生2000年过世,几年后,才由弟子们接手,到了2006年12月底,六卷本《中国史学史》才正式出版。

今年4月23日,我因给研究生讲授“浙东学术文献阅读与研究”,决意寻找一个全新的民国浙东学术选题,我就想到了董朴垞,决意从其遗著寻找入手,24日知道董朴垞先生四弟董铁铮在丽水,生前将董朴垞《中国史学史长编》与《孙诒让学记》两书的清稿的复印件交给了温州师范学院(今温州大学)图书馆。原来他的《中国史学史长编》早已成稿,我这是首次听说。《中国史学史长编》如果能在80年代初出版,当是一件大事。如能找到此书,当鼓励人来出版,且加以深度研究。

他与白寿彝是研究生同学。白寿彝他读研究生时治朱熹学术,导师是黄子通,尚未及史学史。重阅白寿彝《中国史学史》第一卷,他是因为在大学教授此课程,才逐步关注中国史学史的。1961年,白寿彝承担教育部“中国古代史学史”教材编纂任务,从此掌握了中国史学史学科的话语权。有意思的是,从《中国史学史长编引言》来看,白寿彝阅读过《中国史学史初稿》,且给过建议。但白寿彝《中国史学史》第一卷导论未及董朴垞此书。即使1980年刊登的《中国史学史长编目录》,仍未说明董朴垞的《中国史学史长编》有否成稿。再查阅周文玖《中国史学史学科的产生与发展》,未及董氏《中国史学史初稿》,更不要说《中国史学史长编》。

董氏一生治史学史,先成简本,后成长编,这种精神确实了不起。董朴垞未在大学开课,何以会关注此专史研究?董朴垞的硕士论文题目是什么?他是如何走上中国史学史研究之路的?这些是让我好奇的。

我搜集了相关资料,让研究生们据此操练写成札记。5月13日,学生们的札记交上来了,其中一人的文章提到了《中国史学史初稿》,知道华东师大的王传副教授曾整理过董朴垞的《中国史学史初编》,收入《中国史学史未刊讲义集四种》,上海古籍出版社2016年出版。其实,此书2018年就拿到了,因为当时没有仔细阅读,未及关注此人。

15日上午,据说稿子分别藏在董铁铮二子与四子手中。我先联系上了二子,说有52册,感觉都是《瑞安孙诒让学记》。再联系上四子,说他手中共有两箱遗稿,《中国史学史长编》在他手中。四子长期在温州,与大伯董朴垞关系近。下午,二子发来照片,果然仅《瑞安孙诒让学记》稿。16日,四子传来经过翻检的遗稿目录,共10本书。这份名单,有让人遗憾之处,《瑞安孙诒让学记》《中国史学史长编》手稿没有找到;有让人惊喜处,增加了此前不知的《朴垞学术演讲稿》《董朴垞书信集及挽联》《自传》《瑞安董朴垞年谱》。

两个儿子处,均没有我最关注的《中国史学史长编》整理稿,这让我心急如焚。唯一希望是温州大学图书馆了,我想两书的篇幅比较大,有71册,不太可能丢了,只是放在哪个角落不知道。我委托温大夏诗荷副教授去找。

17日,读董朴垞《自传——朴垞苦学记》及董铁铮整理的《瑞安董朴垞年谱》,从而对董氏生平与学术有了全面的了解。

18日,我联系上了董铁铮长子,听说找不到《中国史学史长编》,他也非常心急。另一边,夏教授在图书馆找了相关人物,也去找了可能的工具书室,近中午似有眉目。下午,再去北区图书馆,终于传来消息,在北区原温师院图书馆信息楼216室,找到了《瑞安孙诒让学记》《中国史学史长编》复印件。而最近,董铁铮长子告知,他手里找到了《中国史学史长编》的手稿本与清抄本。苍天不负有心人,可谓三生有幸。

24日,董铁铮四子董大江又传来老大处新得的一箱遗著,中有董朴垞著、董铁铮整理的稿子《历代著名书藏考略》《宋以来私家书藏名称考略》《史记概述》《司马迁与史记》《孙诒让文字学著作概述》五书,各一册,这是从来没有公开报道的信息。

希望通过相关人的共同努力,实现《董朴垞全集》整理与出版计划,这将是浙江历史文化建设的一大成绩。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Copyright © 2009 - 2013 wzrb.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浙新办[2001]19号 浙ICP备09100296号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