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ogo
瓯网首页 > 智库 > 论文投稿

九山河中摸螺人

2020/05/24 08:52 来源:温州日报瓯网 编辑:游历 浏览:9335

  • 本文导读:螺蛳,温州人特别钟爱的一种小水产。
  • 3

今日九山河。翁莲芬 摄

贾振葵

螺蛳,温州人特别钟爱的一种小水产。早年间,温州市区南门头、涨桥头、八字桥的饭摊上都有炒螺蛳这一道菜,而九山河的螺蛳是首选,甚至成为大排档招徕顾客的品牌菜。

现在菜场上,螺蛳一年四季都有卖的,溪螺、河螺、田螺,品种也多,价格不等。溪螺小也少,田螺大,腥味重,尤以河螺为佳品。河螺,介于两者之间,不大不小,价格自然略高一点。四季之中,春螺籽多,夏螺嫌瘦,秋螺肉软,唯有冬螺,肥美有嚼头。喜欢嘬螺蛳的食客,自有品评。

每年春节过后,饱食了大鱼大肉的人们,都想调换一下口味的,总喜欢买点小水产吃吃。螺蛳,往往就会被选中。葱姜蒜末爆香,放入辣椒丝,冬螺下锅,酱油老酒醋放足,翻炒均匀,稀哩哗啦炒螺蛳的响声和着香味,飘出厨房,闻香识得螺蛳味,让人兴奋且垂涎。

记得小时候,夏天曾在河里摸过螺蛳。那时候的螺蛳才三分钱一斤,摸了一小盆也不过几分钱,那也很高兴,颠颠地端回家,母亲自然是高兴的。刚摸回来的螺蛳放在盆里养两天,等它们吐出泥腥气来,再拿把老虎钳,把螺蛳的尖尾巴剪掉。剪螺蛳颇有讲究的,剪的眼大了或小了都很难嘬出肉来。一般来说,在尖头稍微靠上一点正好,好嘬且多汁。说来有趣,螺蛳偏爱江南人,口对螺蛳轻轻一嘬,螺肉带汁轻松入口,美味自成。然对北方人,嘬螺肉入口却是难事一桩,怎么嘬都难入口,干着急,瞪着螺蛳无可奈何,只得用牙签挑肉吃,自然少了些嘬螺蛳的美妙滋味与乐趣。

冬螺虽然味美,却量少。冬日里,寒风凛冽的,河水刺骨,摸螺蛳的人自然少,冬螺因其量少而价格也会略涨,这也合乎市场常理。

2002年冬天,天气寒冷,路上行人都是缩颈裹衣匆匆而过。我正好从九山河经过。行走间发现,显得有些冷清的九山河里,有两个大男人,在河水中徜徉——他们在摸螺蛳!这是我的第一反应。果然,他们是专门来摸螺蛳的。两位摸螺人的到来,划破了这冰冷河水的寂静。温州人都知道,九山河的螺蛳属于河螺品种,质好味美,在民间颇有些名气。夏天,常见有人在九山河游泳后,摸些螺蛳带回家。冬天摸螺蛳要有些勇气的。

这两个摸螺蛳的人,引起了我的注意。攀谈之下,得知他们是市郊的农民,一个姓陈,一个姓叶。他俩经常利用冬季农闲去河边摸点螺蛳卖。九山河的螺蛳名气大,味道好,自然好卖,生意挺不错的。即使是数九寒天,他们也不曾放弃。这天一大早,他们又来到九山河畔,把自行车往窦妇桥上一锁,匆匆地穿上橡皮裤连靴,下到河里。两人以窦妇桥为界,一个在左,一个在右,分别向河中趟水而去。老叶四十来岁,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他到了齐腰深水,找准了九山河底的斜坡,便把带柄的畚斗伸向河底,另一只手拿着捞杆,一下又一下地使劲往畚斗里拨着,三下五下之后,再轻轻地提起,刷去污泥,检掉石子,剩在畚斗里的便是一颗颗鲜活的螺蛳了。这时,河水泛起了阵阵涟漪。与此同时,小陈也捞起一大把螺蛳来。两人高兴地交流着。

老叶说自己冬天在九山河摸螺蛳的生活已“摸了三十来年了”,从十来岁起开始摸冬螺,是为了贴补家用。刚开始摸螺蛳卖的时候,九山河的螺蛳就比别处的螺蛳贵一分钱,卖4分钱一斤,后来是涨了,一角钱一斤。喜欢吃九山河冬螺的人也多。就因为冬螺蛳贵,老叶从小忍着冰冷的河水来摸螺蛳,似乎已经习惯了。现在好了,有了橡胶裤连靴,不用再挨冻了。有几年,因河道受污染,九山河的螺蛳也有股“河泥臭”,吃的人渐渐少了,生意也清淡了不少。后来水质好了,吃的人又开始多了起来,冬螺的生意渐渐好起来了,特别是九山河的螺蛳,个头不大不小,入口恰好,价钱也仍然比别处的螺蛳要卖得高一些。小陈才二十多岁,听老叶说,冬天去九山河摸螺蛳能赚钱,也就跟着老叶来摸了。如今,购买九山螺蛳的饭店小铺很多,他们不用自己上菜场上叫卖,饭摊的老板早就订了货。

时近中午,老叶和小陈都上了岸。老叶的竹篓装着满满的螺蛳,足有40多斤重,而小陈毕竟是新手,竹篓里仅有20来斤。小陈腼腆地说:“姜还是老的辣”。老叶摸螺蛳的确有经验,他说螺蛳喜欢聚集在一起,摸着的地方,一处能有数斤,最好的时候,一个上午能摸到六七十斤。看来,老叶今天的成绩也是好的。他的橡胶裤连靴有点儿漏水,一只裤角湿了,因为收获颇丰,他也没觉得冷。他俩收拾好工具,背起沉甸甸的螺蛳篓,匆匆忙忙赶着送货去了。

“螺蛳嘬嘬味道好”,却也是摸螺蛳人的辛苦付出。

相关新闻

  • 声明:凡本网注明转载自其他媒体的作品,转载目的在于传递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浙公网安备 33030202001652号

浙ICP备09100296号-1

地址:温州公园路日报大厦1204室 值班电话:0577-88096870 0577-88096580